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绝对控制】|新版|学生时代(1

【绝对控制】|新版|学生时代(1



               学生时代                 【一】   在滨海的一座普通的四合院里,男孩走出自己的房间,父亲已经把饭菜做好
了,男孩坐在餐桌前狼吞虎咽起来,他飞快的吃完早饭,骑着单车出门上学去了,
父亲看着儿子把自行车骑得飞快,就站在大门口喊,让儿子注意安全,现在儿子
是他的命根子。   男孩的名字叫黄迪,是滨海六中的学生,今年十六岁上高二。父亲叫黄世仁,
今年四十岁,是银行的客户经理。妻子在四年前因交通意外去世。   黄迪很快就来到了学校,他把单车放进车棚里,跟门卫大爷问了声『好』,
就立刻冲向自己的教室,他知道自己的快迟到了。当黄迪冲进教室的一瞬间,上
课的铃声就响起来了。黄迪赶快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同时迅速的把课本和学习
用具摆到课桌上,做完这一切,他回头跟自己的死党——马明,交换了一下眼神。   门口响起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黄迪一听就是有着『灭绝师太』美誉的班
主任的脚步声,随着脚步声的邻近,『灭绝师太』出现在教室的门口,在她的身
后出现了另一个美丽的身影,为什么说另一个呢,其实『灭绝师太』的外形也是
很漂亮的,一米六五的身高,匀称的身材,俏丽的脸蛋,加上一头乌黑亮丽的长
发,在学校的女教师中也是出类拔萃的。至于为什么被冠以『灭绝师太』的称号,
主要有三点:   一是她对学生异常严厉,平时的表情非常的严肃,让人望而却步很难亲近。   二是她的嘴可以说是伶牙俐齿,加上系出名门,她教训起学生来滔滔不绝,
说几个小时的话,不带重样的,而且没有任何讥讽的语言,逻辑严密让你根本就
找不到漏洞。最绝的是,她教训完你,还让你整理她的语言记录,也就是说,你
不听她的话还不行,根本就不能走神。   三是她的毅力,如果你犯错让她盯上了,除非你退学或者转学,你就别想逃
脱她的魔掌。另外她还严于律己,基本不犯错误,所以谁也抓不到她的把柄,学
生更是惹不起她,在她面前都要当乖乖宝贝,就是装相你也要认认真真的装,否
则被她看出来,嘿嘿,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别的班还好点,偏偏她是黄迪的班主任,你就想到黄迪为什么如此疯狂的教
室冲刺了吧!黄迪是被她给训怕了。『灭绝师太』走上讲台,向同学们介绍旁边
的美女。   「同学们,这位是新来的实习老师,她叫林雪菲,是滨海师范大学的大四的
学生,是来我们这里实习的,从今天起她将担任你们的代理班主任,大家鼓掌欢
迎。在这里我要声明的是,虽然在林老师实习期间,除了上课我将不到班级里来
了,但是我希望你们能配合好林老师的工作,如果让我知道了谁在下面搞小动作,
你们知道后果。」   『灭绝师太』说前半部分的时候,下面的同学的脸上都露出一丝兴奋,但是
当听到后半句的时候,全班的学生的后背凉风习习啊。『灭绝师太』向林雪菲介
绍了正副班长,又跟林雪菲说了些话之后,就离开了教室走了。   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教室里立刻热闹起来,同学们连珠炮是的想林雪菲提
出了问题。同学们的问题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例如:你是哪里人啊,年龄身高体
重,高考考了多少分啊,等等。林雪菲也一一作答,对于一些诸如年龄有没有男
朋友之类的问题,也轻描淡写的应付过去,同学们没有难为到这位实习老师。大
家都很失望,一个个很快就失去了兴趣,黄迪心想,这位老师有成为『灭绝师太』
第二的基本素质,她回答问题滴水不漏,让你找不到空子可钻。看来,『灭绝师
太』事前已经对林雪菲面授机宜了,看来看似林雪菲是个菜鸟老师,对付起来也
不是那么容易的。   就在这时,一个男生提出了几个问题,让教室里鸦雀无声,所有学生的眼睛
都齐刷刷的盯着林雪菲。   这些问题是「老师,您是处女吗?您的三围是多少,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呢?」   黄迪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自己的死党马明问的,这个家伙一直是说话不过
脑袋直筒子,心里存不住任何的疑问,还喜欢刨根问底。   林雪菲淡淡的回答,「我不跟小男孩讨论这样的问题,谢谢」   马明有些失望,他颓然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呢。黄
迪写了一个纸条,偷偷的扔到马明的桌子上。马明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一行字
『小子,你找死啊。忘了刚才『灭绝师太』是怎么说的了』。马明看过字条,他
的脸上立刻换了一副恐惧的表情。   黄迪没有理会自己的死党,他开始细细的观察这位实习老师,她高高的个子,
目测有一米七的样子,身材匀称,一头短发,学校教师的制服,把她高耸的胸部
衬托的更就有诱惑力。黄迪不知不觉的看的痴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林雪菲的影
子,同时充满了色情念头。黄迪就在这样的状态下,上完了所有的课程,至于内
容他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好在今天没有『灭绝师太』的课,否则黄迪死定了。   其实,全班的男生都好不了哪去,基本上都在想入非非的。在课间休息的时
候,都不约而同的到厕所里去打飞机。黄迪可没有这个爱好,他即使再难受也只
是努力的憋着。   中午,黄迪离开了学校,骑车回家。父亲中午不会回来,他在冰箱里给儿子
准备好了午饭。黄迪回到家里,把冰箱里的饭菜,放进微波炉里转了一下,然后
迅速的把午饭干掉。吃过饭把餐具餐桌都收拾好,然后就坐在自家的客厅里发呆。   这个时候,一个女孩的声音从大门口传来,「黄迪,你在家吗?」   黄迪微微一笑,知道是美女班长——乔小燕来了,说起乔小燕,她其实也是
一个美人胚子,只是年纪太小还没完全长开,即使这样她的美丽也让全校的男生
为止疯狂了。乔小燕对他们都是不理不睬的,让那些苍蝇都很郁闷,只是他们想
不到,在所有人高傲的乔小燕,却已经臣服于他黄迪了。   乔小燕的家在离黄迪家不远的小区里,每到中午,她都要吃完午饭,来到黄
迪家,让黄迪欺负自己,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在她眼里,黄迪是一个
不起眼的男孩,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黄迪好。每到中午,乔小燕就觉得自
己有什么事情没干,心里总是心神不宁的,自觉不自觉的总是走到黄迪家,让黄
迪欺负自己,才能够安下心来,不至于下午什么事都干不了。乔小燕发现自己慢
慢的喜欢上了被黄迪欺负,或者说是痴迷于此,她如果不来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黄迪打开大门,放乔小燕进来,然后锁好大门。   乔小燕则轻车熟路的来到黄迪的房间,现在,黄迪的房间里的东西,她都熟
悉的不能在熟悉了。乔小燕一边坐在黄迪的床上等着黄迪,一边四处观察着看看
有没有什么变化。   黄迪此时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走进了放杂物的储藏间,在一个角落里
找到一个木盒子,打开取出里面一个小瓷瓶,用小勺在瓷瓶里舀出一点粉末状的
东西,倒在一杯饮料里,再将木盒子重新藏好。黄迪拿着那杯放东西的饮料,回
到自己的房间,他把饮料递给乔小燕,乔小燕看都没看,一口将饮料全部喝光。
黄迪把饮料杯子,放在自己的书桌上。   乔小燕用暧昧的眼神看着黄迪,用手拉开黄迪的裤子拉链,将黄迪的阴茎掏
出来。她用手抓住阴茎慢慢的揉搓着,她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期待。可是,她随后
发现,黄迪的阴茎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她看了看黄迪脸上的表情,发现黄迪一
脸坏笑的看着她,她知道黄迪心里打什么主意。尽管她早就做过那样的事情,但
是她心里还是很抗拒那么做。她又套弄了一会黄迪的阴茎,结果还是没有丝毫的
起色。她无奈的弯下腰,用自己的小嘴套住了黄迪的阴茎,开始学着自己看过的
A 片当中的女优,为黄迪口交。   黄迪感到自己的阴茎被一个热乎乎的东西包裹着,一种舒爽的感觉传到他的
大脑里,他不自主的轻声的呻吟了一声。他喜欢这样的感觉,他喜欢征服高傲的
女孩。平时,乔小燕仗着自己学习成绩好,在『灭绝师太』面前很得宠,加上她
出众的形象,让她以为自己天下老大,所有人都应该围着她转。黄迪几次求她帮
点小忙,都得象孙子一样求她半天,也不见得她愿意做。黄迪一直对乔小燕的做
派嗤之以鼻,他一直在寻找机会给乔小燕一个教训,只不过没有寻找到任何合适
的机会。   就在黄迪苦无良策的时候,家里的四合院需要整修,在铺院子里的地砖的时
候,在地砖下面发现了一个小木盒子。黄迪很好奇的打开了木盒,才发现里面是
一本古籍,黄迪那个时候看武侠小说有点上瘾,所以他希望古籍是什么武功秘籍。
结果令他失望,古籍根本就不是什么武功秘籍,而是中药的药方集。由于他家里
祖上是一个书香门第,对古文有很深的研究,虽然现在家里已经没有人在研究古
文了,但是传统还是留下来了,黄迪很小就跟着爷爷学习古文,他对于古籍上的
文字还是看的懂的。古籍里的说明,让黄迪异常兴奋,他心想,如果里面的记载
是真的,那么自己是不是就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呢。   于是,黄迪趁父亲上班的时候,在家里偷偷的按照药方上的记载,配制各种
各样的秘药药粉。但是由于药材严重缺乏,他只配制出一种秘药,名字很好听叫
玉女醉。黄迪配制出来之后,把试验对象就瞄准了乔小燕,他趁课间休息的时候,
他把玉女醉偷偷的下到了乔小燕的水瓶里。不明真相的乔小燕喝下了水瓶里的水,
黄迪没有着急而是又先后在乔小燕的水瓶里下了四次玉女醉。   黄迪清楚的记得占有乔小燕的那天发生的一切,那天,全班在上体育课,而
且只有他们一个班,在自由活动的时候,乔小燕一个人偷偷的去卫生间,黄迪随
后尾随她来到卫生间,他知道这个的时候不会有人出现在学生的卫生间的。他偷
偷的溜进了女生厕所,乔小燕并没有意识到什么,当她打开隔间门的时候,黄迪
立刻就冲了进去。黄迪将乔小燕紧紧的压在隔板上,一手捂住乔小燕的嘴,另一
支手直接伸进了乔小燕的运动短裤里。黄迪知道,现在不是调情的时候,他要速
战速决。   黄迪的手很快就摸到了乔小燕的阴毛,他用手指摸索着找到了乔小燕的阴蒂,
然后在阴蒂上不断的挑逗。乔小燕的身体随着黄迪的挑逗,不断的颤抖。乔小燕
开始还试图去反抗,但是随着黄迪的挑逗,她逐渐了放弃,连乔小燕自己都不知
道为什么。黄迪又把手指插进了乔小燕的阴道里,此时乔小燕的阴道已经湿润了。
黄迪一把拉下乔小燕的短裤,再把乔小燕的身体旋转了一百八十度,然后试图让
乔小燕弯下腰,可是他这才发现隔间里的空间很小,根本就弯不下去。   黄迪只好把乔小燕拉出隔间,拉到窗台边,窗户的玻璃上贴了不干胶贴纸,
他也不怕被人在外面看见。他再次强迫乔小燕弯下腰,然后,他拉下自己的运动
短裤和内裤,挺着自己已经坚硬的阴茎,从后面插入到乔小燕的阴道里,随着乔
小燕的一声尖叫,黄迪感到自己的阴茎突破了什么东西,他此时没有多想什么,
而是开始抽动自己的阴茎。他由慢到快一点点的加快节奏,阴茎在阴道的运动越
来越顺滑。   乔小燕在黄迪的攻击下,努力的不发出任何的声音,但黄迪的攻击总是能撞
上她的G 点,每次被撞击到G 点,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一下,同时发出一声呻
吟,她想控制都控制不住,她只好一只手支着窗台,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乔小
燕此时已经忘记了,是黄迪在强奸她,从阴道里传来的感觉让她沉醉其中。   黄迪疯狂的抽动着自己的阴茎,在乔小燕阴道的一阵阵收缩中,他向乔小燕
的阴道里射出了精液。黄迪迅速的穿好自己的短裤,迅速的逃离女生卫生间。   乔小燕等黄迪走后,才想起自己刚刚被黄迪强奸的事实,她看着从自己阴道
里流出的血液痕迹,她默默的留下了眼泪,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她意识到
自己内心没有,被强奸的耻辱感,没有被强奸之后的愤怒,她一点都不明白。但
她清楚另外一个事实,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女孩了,而是变成了一个女人,她对
这个概念还是很清楚的。她用卫生间里的纸巾,仔细的擦拭了自己的下体,提好
自己的内裤和运动短裤,心情复杂的出了卫生间,回到操场上。她看到了黄迪,
但她在也不敢在他的面前高傲起来,她希望黄迪能保守这个秘密,不让她在同学
中的形象变着的下贱。   乔小燕回到自己的家里,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下午,
在卫生间里发生的事情,她随即感到自己的下体有些一样,她感到自己的阴道空
落落的,急需什么东西来填充。她不由自主的把手指插入到自己的阴道里,舒服
的感觉立刻就冲进了自己的大脑。她努力的抽动自己的手指,试图去寻找当时的
感觉,结果她很失望,她没有找到那样的感觉。她在家里寻找到一切可以替代的
东西,什么黄瓜啊,茄子之类的东西,她都没有得到她想要的那种感觉。   黄迪忐忑不安的来到学校,他看见了乔小燕还是平常的样子,他心里却有着
另外的一番心思。他一上午都不敢跟乔小燕正面相对,他脑袋里乱七八糟的。直
到中午放学的时候,黄迪才发现自己的文具盒里出现了一张纸条,上面纤细的字
迹,让他知道这是乔小燕的笔迹。字条上只有一句话,『放学后,等我』。黄迪
不知道乔小燕是什么意思,他在教室里等了一会,乔小燕悄悄的返回到教室里。   乔小燕来到黄迪的面前,说「黄迪,我们再做一次」   黄迪听到乔小燕的话,明白了古籍上的记载是真实的。黄迪知道乔小燕上学
要经过自己家附近,他告诉乔小燕自己的家地址,让乔小燕去自己的家。乔小燕
回家吃过午饭,早早的就来到了黄迪的家。   想到这里,黄迪的脸上流出一丝微笑,乔小燕一边为黄迪口交,一边观察着
黄迪的表情,她看到黄迪的笑容,很奇怪。   乔小燕就奇怪的问「黄迪,你笑什么?」   黄迪听到乔小燕的话,立刻回答「我在想,如果告诉那些男生说,你已经是
我的女人了,他们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会不会很好笑?」   乔小燕立刻说「不许说,只要你不说,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黄迪知道乔小燕是个好面子的女人,她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她在私下里可
以做出让你意想不到的事情来。黄迪把注意力从往事中拉回来,他的手慢慢的解
开乔小燕的制服衬衫,把衬衫慢慢的脱下来,乔小燕顺从的让黄迪脱下自己的衬
衫。乔小燕脱掉自己乳罩、裙子和内裤,她的身体就赤裸的展现在黄迪的面前。
黄迪的手抓住乔小燕的乳房,一边把玩着,一边用嘴咬住乔小燕的乳头。乔小燕
的身体随即开始扭动起来,她的嘴里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声。   黄迪慢慢的将乔小燕放倒,自己将头埋入的乔小燕的两腿之间,用舌头去刺
激乔小燕的阴蒂,乔小燕一向受不了这样的挑逗,她的阴道短时间之内就彻底的
湿润了。但是黄迪迟迟没有进入的意思,而是继续用舌头挑逗她的阴蒂。乔小燕
对于黄迪这样的做法,没有任何的办法,她的欲望已经彻底的被挑逗起来了,她
只能向黄迪求饶。   乔小燕娇声说「不要弄我了,我要你」   黄迪存心使坏,一边继续挑逗乔小燕的阴蒂,一边问「你要什么啊」   乔小燕费力的说「啊……我……要你……的……大鸡巴」   黄迪抬眼看看墙上的时钟,时间不够了。他放弃了继续挑逗乔小燕,他脱掉
自己的裤子和内裤,他双腿分开坐在乔小燕的两腿之间,将自己的粗大的阴茎,
准确的插入到乔小燕的阴道里,然后运动腰部抽动自己的阴茎。这个姿势是黄迪
最喜欢的,这个姿势能解放他的双手,让他能用手去挑逗乔小燕其他的敏感地带。   乔小燕感到自己的阴道里,插进来一个粗大而坚硬的棍子,她感到阴道已经
被彻底的塞满了。她的身体随即开始颤抖,她无可奈何的大声呻吟着,来释放自
己心中的快乐。她的手在床上乱抓,试图抓住点什么,但她什么都抓不到,她的
手没有办法只好抓住自己的乳房,不断的蹂躏着自己的乳房和乳头。她的头歪向
一边,紧闭双眼胡言乱语。   「啊……不行……我……要……不……行……了,慢点」   乔小燕越说慢,黄迪的运动越快。   「啊……啊……啊……啊……啊……啊……」   乔小燕在一脸几声『啊』之后,就立刻失语了,她只能大张着自己的嘴,却
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她的身体机械的颤抖,她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感
到黄迪的阴茎不断的撞击自己的G 点,她要舒服死了,她感到自己就象在天上飞。   黄迪疯狂的抽动自己的阴茎,乔小燕的阴道还是那么狭窄,尽管他已经算不
出来,自己进入过多少次了,但乔小燕的阴道还是和开始时候是一样的。他心想,
难道这也是玉女醉的功效之一吗?随着乔小燕阴道的收缩,黄迪在乔小燕的体内
交了公粮。   乔小燕在黄迪交公粮的一瞬间,她感到一股滚烫的水柱,直接击中了自己的
G 点。她瞬间就丧失了意识,脑袋里除了销魂的感觉,什么都没有了。她好半天
才从那种状态中恢复过来,她大口喘着粗气,然后幸福的看着眼前的黄迪。在她
眼里,黄迪是她的一切,她所有的快乐都是黄迪给的,她愿意用一辈子去换。   黄迪和乔小燕休息了一会,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两人穿好衣服打扫好战场,
分别骑着单车去学校上课。在学校里,乔小燕和黄迪就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以前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同学们没有一个人发现两人的关系,事情很好的被
保密下来。   下午放学,黄迪回到家里,他在自己的房间里写作业,时间到了下班的时间,
他发现父亲又没按时下班回家。他不知道父亲最近怎么了,没有一天能按时回家
的。黄迪只好在写完作业之后,自己下厨房去做饭,虽然他不愿意做饭,但是没
有办法,肚子饿啊。黄迪做好晚饭,自己一个人吃过,将留给父亲的那份收进冰
箱里,然后,他一个人无聊的骑上单车去外面闲逛。   黄迪骑车来到附近的一个公园里,公园里有一个篮球场,他经常来这里和相
识的朋友一起打篮球,这是黄迪主要的饭后运动。很快,黄迪都跟朋友们战斗到
了一起,欢声笑语在篮球场上回荡着。   黄迪打了一会篮球,有些累了,他坐到场边休息,同时为自己的好友加油。
他的眼睛无意中瞟见一对中年男女在公园里漫步,黄迪开始没有在意,当两人走
近了,黄迪看清楚两人的相貌之后,令他大吃一惊。那个男人正是他的父亲,黄
迪这个时候,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不能按时下班回家了。原来父亲春心大动,
准备来个二次逢春了。   黄迪是很希望自己的父亲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他理解自己的父亲,他没
有跟父亲打招呼,而是一个人静静的在旁边观察。黄迪发现父亲身边的女人,是
一位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洁白的皮肤,一头短发,匀称的身材,一身跟父
亲一样的制服,让她整个人显的稳重成熟,而且保养的很好,比起学校里同年纪
的女老师好太多了,除了『灭绝师太』以外。黄迪的脑袋随即想着另外的问题,
就是不知道她床上的功夫怎么样,他知道父亲的功夫可不一般,自己彻底的遗传
了父亲的基因。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黄迪本来要直接回家的,当他骑车经过公园里的一个
偏僻的小亭子的时候,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令他更意外的父亲和女人,紧紧的
靠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什么呢。黄迪小心的转到父亲正面的方向,他想看看父亲和
女人到底在干什么。黄迪接着公园外面的路灯的光亮,他看见女人正在用手为父
亲打飞机。父亲四下扫视了一下,然后在女人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女人也四下扫
视了一下,然后弯下腰,开始为父亲口交。黄迪随即就发现,女人的技术非常的
熟练,不是乔小燕那样的小丫头所能比肩的。父亲一边享受着女人的服务,一边
四下观察着。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四周伸手不见五指,黄迪忍着蚊虫的叮咬,继续偷窥父
亲和女人。父亲一看周围已经没有了人影,他又在女人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女人
不住的摇头,父亲继续不断的劝说着女人,最后,女人还是点头了。女人站起来
四下看了看,然后解开自己的制服纽扣,解开自己的衬衫,拉起自己的裙子,退
下自己的丝袜内裤。等父亲把裤子退下之后,倒坐到父亲的大腿上。   女人开始前后运动起来,她动了几下就停了下来,重新站起来,在父亲的耳
边说了些什么。父亲站起来,女人坐到了亭子中间的石桌上,她分开大腿,父亲
站在她两腿中间,将自己的阴茎插入到女人的阴道里。黄迪远远的看着,看的不
太清楚,但他估计是这个样子。黄迪看到女人用手捂着自己的嘴,显然她不想发
出声音。父亲也紧闭自己的嘴,没有一点声音传过来。半个小时之后,父亲和女
人分开了,两人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父亲搂着女人走出公园。   黄迪看见父亲和女人走远,他这才骑上单车飞快的向家冲去,他只用了十分
钟就回到了家,然后躲进自己的房间里。不一会父亲一个人回到了家,他走进餐
厅,将黄迪做的晚饭拿出来热好,迅速的吃掉。收拾好了餐具和餐桌之后,站在
门口看着黄迪的房间。   父亲慢慢的走过来,敲了敲黄迪的房门,黄迪打开房门,父亲走进来关好房
门。父亲翻了翻黄迪的作业,又四处看了看,然后早在黄迪的床上。黄迪知道父
亲肯定要说他再婚的事情,他知道父亲一向是沉默寡言的人,在家里很少与儿子
交流,但不意味着父子的关系不好,而是两人习惯了用行动来表达爱。比如,在
黄迪十六岁生日的时候,父亲居然给儿子买了一盒避孕套。黄迪每当想起自己收
到这样的礼物的时候,心里哭笑不得,他看到父亲给了他一个暧昧的笑脸。   父亲终于开口说话了「小迪啊,你妈妈死了四年了,我……」   黄迪立刻打断了父亲的话「你直说,是不是想给我找个后妈」   父亲吃惊的看着儿子,说「是的,你怎么知道的?」   黄迪严肃的说「我不干涉,但我几个要求,一,我不叫她妈,只叫阿姨,二,
不许你把我妈的东西扔了,你不想让她看见,就都放到我房间里。三、告诉她,
不要惹我,她不来招惹我,我绝不招惹她」   父亲听到儿子这么说,心就放下来了,继续说「我主要是想跟你说,我跟你
阿姨结婚以后,你要搬到厢房去住,我怕影响你学习。」   黄迪心想,不是怕影响我学习,是怕影响你做爱吧,但他嘴上却说「没问题,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什么时候」   父亲说「最近,不过……」   黄迪心想,怎么还有问题?他问「爸还有什么事啊?」   父亲说「啊,搬进来的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你阿姨还有一个女儿要跟我
们一起住」   黄迪说「为什么,她没有爸爸吗?」   父亲说「是的,她的父亲已经死了,她没有地方去,只能过来跟我们一起住」   黄迪说「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只要不让她来招惹我就行」   父亲女人名字叫邱月如,今年三十六岁,是父亲银行的同事。女儿叫林雨馨,
今年也是十六岁,只是生日比黄迪小一个月,在另外一所中学上学,父亲准备把
她转到黄迪的学校,现在正在办理转学的手续。   第二天,父亲和女人办理了结婚的手续,两人都很低调。只是在饭店宴请了
同事和亲友,黄迪因为要上学没有去参加。晚上,父子两人将房间调整了一下,
黄迪从正房里搬了出来,搬到厢房里。又把厢房里的另外的一个房间也收拾好,
是给林雨馨住的。父子两个都忙乎完了,黄迪把所有自己母亲的东西都搬到另外
一个空着的房间里,整理好后用一把大锁给锁上了。从那时起,这个房间成为了
黄迪一个人的天地。   周末,父亲出门去接阿姨和林雨馨了,黄迪一个人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本来
他是要去找乔小燕的,父亲的事把他给绊住了。他只好给乔小燕打了一个电话,
他听出乔小燕的幽怨。下午,一辆搬家公司的货车停在了门口,父亲从车上跳下
来,身后跟着两位女性,一位就是在公园里见过的女人邱月如,另一个是她的女
儿林雨馨。黄迪连忙走出大门,热情的跟她们打着招呼。黄迪偷偷的打量着林雨
馨,她的身材高挑,足有一米七的样子,白皙俏丽的脸庞,整个一个古典美女嘛!   搬家公司的工人,很快就把东西都搬进了房间里,打发了搬家工人,父亲帮
阿姨黄迪被要求去帮林雨馨,整理搬过来的东西。父亲和阿姨都没有多少时间,
所以大家都在争分夺秒,在晚饭之前基本上就收拾好了。晚上,父亲下厨做了一
顿丰盛的晚餐,阿姨和父亲都还喝了点酒,这就是一家人的第一顿团圆饭。   吃过饭收拾好餐厅和餐具,父亲和阿姨就回自己的房间了,黄迪和林雨馨就
被父母给强行的赶出了正房。两人不得不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黄迪回到房间里就
蒙头大睡,而林雨馨却根本睡不着。这个时候,从正房里隐约传来女人的呻吟声,
在寂静的夜里显得那么的清晰,更让林雨馨无法入睡,黄迪则早已经进入梦乡了。   第二天一早,黄迪照例起床吃饭,然后准备一个人去上学,刚到门口就一把
被父亲给拉住了,黄迪奇怪的看着父亲。   父亲说「你跑的那么快干什么,你从今天起和雨馨一起去上学,你不许在耍
单帮」   黄迪吃惊的看着父亲,问「不会吧,雨馨的转学手续这么快就办好了?」   阿姨微微一笑说「早就开始办了,她的转学手续办好了,我们才搬过来的,
小迪啊,雨馨分到你们班,要照顾好妹妹啊。」   黄迪只好等着林雨馨,林雨馨换上了学校制服,然后出门坐上了黄迪的单车,
黄迪骑车载着林雨馨来到学校。一进学校,旁边立刻响起一阵男生的口哨声,林
雨馨皱了皱眉头。黄迪在车棚门口放下林雨馨,将车子推进车棚,然后就陪着林
雨馨去教室,然而到了教学楼门口,就看见了『灭绝师太』的身影,她正站在门
口望着黄迪的方向。   黄迪只好硬着头皮走向教学楼,在心里盘算着怎么用最快的方式,向『灭绝
师太』解释林雨馨的事。但是令黄迪没有想到的是,一向严肃的『灭绝师太』居
然也有笑的时候,她亲切的拉着林雨馨的手。林雨馨轻轻的叫了一声「三姨」,
黄迪这才想起来,『灭绝师太』好像也姓邱,他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些心神
不宁的。我靠,原来阿姨和『灭绝师太』居然是姐妹俩,黄迪立刻就傻了。   黄迪无奈的低着都快步走回教室,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灭绝师太』领着
林雨馨走进了教室。全班的男生的眼睛都直了。教室里鸦雀无声,『灭绝师太』
向大家介绍了林雨馨。『灭绝师太』把林雨馨安排到黄迪的旁边,林雨馨向黄迪
给了一个苦笑,黄迪这才明白林雨馨对『灭绝师太』也不感冒,但是她更没有办
法躲避。   林雪菲来到教室,『灭绝师太』才离开教室,林雪菲作为实习老师兼实习班
主任,在教室里安排了相关的事项。黄迪这些日子被父亲的事折腾的,没时间去
想林雪菲。现在一切已经尘埃落定无法改变,他的心思也重新落回到林雪菲的身
上。这节课就是林雪菲的课,她是代替『灭绝师太』的课,林雪菲是很具有优秀
教师潜力的,没到一个星期的功夫,她就已经逐渐的熟悉了自己的岗位,并能熟
练的处理一些师生间的问题。相比起『灭绝师太』来说,业务能力上一点都不差,
可是脾气却好多了。   黄迪看到了乔小燕幽怨的眼神,同时也发现了乔小燕看林雨馨的眼神中,充
满了怨恨和嫉妒,显然乔小燕把林雨馨当成了竞争对手。黄迪可不想让人间悲剧
发生,他写了一张字条,在课间休息的时候,交给乔小燕。乔小燕在收到字条后,
表情好看了些。   下午放学后,黄迪和林雨馨一起走出校门,没想到『灭绝师太』跟了上来,
她要去自己的新姐夫家看看。黄迪无奈的带着『灭绝师太』回家,回到家里。阿
姨对妹妹的到来显的很高兴,父亲也热情的招呼『灭绝师太』。黄迪和林雨馨各
自躲进自己的房间里作作业,避免跟『灭绝师太』照面。   黄迪心中叫苦,他心里害怕,『灭绝师太』会常来看她姐姐,父亲也不好意
思拒绝,父亲和阿姨倒没什么关系,可苦了自己。原来在家里还能有个躲开她,
现在可好,『灭绝师太』可以经常到家里来,这跟在学校有什么两样吗?   『灭绝师太』坐了一会,也没吃饭就走了,黄迪和林雨馨才从房间里出来,
到客厅里看电视。父亲和阿姨看见两个孩子的行为,都很奇怪。阿姨随即明白了
其中的奥妙,她微笑着敲了敲两个孩子的脑袋,然后去厨房做饭了。吃过晚饭,
黄迪和林雨馨各自回房睡觉了。                 【二】   一家人平安无事,只是『灭绝师太』是不是来黄迪家蹭饭,也就免不了时常
教训黄迪一番,黄迪没有办法只好听着。林雨馨虽然也很乖,她也免不了这一劫。
『灭绝师太』倒是对黄世仁和邱月如很客气,没有指手画脚的。   黄迪看着父亲和阿姨,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他要给阿姨下药。黄迪就趁阿
姨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偷偷的在阿姨水杯里下药,他成功的下了七次。   林雨馨逐渐融入这个家庭当中了,她的心完全的放松下来,她也没有了和这
个家庭的距离。放开心胸的林雨馨开始在家里随便起来。林雨馨跟黄迪的关系开
始正常起来,但是她死活不管只比自己大一点的黄迪叫哥哥。对此,邱月如和黄
迪都很郁闷,但谁也没有去强求这个。   关系正常是好事,但是也让黄迪很郁闷。原因也很简单,就是自从林雨馨融
入这个家庭之后,她的衣着开始随便起来,大多数情况下还是好的,最起码林雨
馨身上还有一件睡衣。只是林雨馨有时候不太注意,偶尔就会只穿一件三点式在
家里乱晃。黄迪经常被林雨馨的魔鬼身材挑逗的欲火焚身,连黄世仁也经常收到
印象,只是他的情况还好,有邱月如帮他泻火。黄迪却没有办法泻火,只能自己
解决,但这也不是一个长久之计啊。   黄迪为此偷偷的跟父亲抗议,希望阿姨能够管束一下林雨馨。邱月如也经常
的因此找林雨馨谈话,但好像什么效果也没有。黄迪本来可以去找乔小燕泻火,
但是自从林雨馨来了之后,泻火的时间和场地都没了。在这种状况下,又过了一
个星期,黄迪终于受不了,他做出了一个决定,要把林雨馨弄上床。既然是你林
雨馨挑起来,当然要由你来解决。黄迪取出一些玉女醉出来,偷偷的下到林雨馨
的饮料里,不明就里的林雨馨喝掉了下了药的饮料。这个时候黄迪心里总是想,
这是你逼我的。黄迪同样的分四天下药,以保证药力的充分发挥。   这天中午放学之后,黄世仁和邱月如照例不会家吃饭,黄迪就准备利用这点
时间搞定林雨馨。林雨馨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她同样没有意
识到自己未来将过着怎样的生活。   玉女醉其实简单的说就是性神经刺激剂。它是调节性器官的末梢神经的反应
灵敏度,它降低神经末梢的反应起点,放大神经末梢向大脑的信息传输强度,导
致身体内产生更多的催情激素,从而让服药者产生极度的性快感。服药者经历过
了一次之后,就会让服药者对这种极度的性快感产生主动需求,让服药者内心渴
望去做爱去性交,以获得这种极度的性快感,会让服药者认为这是她自身真实的
反应。再简单点说就是,让玉女变欲女。   林雨馨和黄迪象往常一样,吃完中饭之后,在回自己的房间里躺一会,然后
去学校上课。但是她今天却感觉到黄迪有些不对劲,他总是偷偷的看着自己,他
的脸上总是不时的露出色色的表情。林雨馨心想,黄迪脑袋里一定想着那个女孩
子呢?可是她没有意识到,黄迪脑袋里正在想的女孩子就是她。   黄迪收拾完餐桌和餐具,从厨房里出来,就跟着林雨馨回到两人住的厢房。
黄迪随后就关上了厢房的大门,尾随着林雨馨进了她的房间。林雨馨感到一些异
常,她立刻转身面对黄迪,黄迪顺势一把就抱住了林雨馨的身体。林雨馨本能的
大喊大叫,黄迪随后从林雨馨的床上抓起一个枕巾,塞进正在大喊大叫的林雨馨
的嘴里。林雨馨发现自己的嘴被堵住,就想用手把枕巾拔掉。黄迪当然不会让林
雨馨得逞,他将林雨馨的双手死死的抓住,在把自己的身体紧紧的贴在林雨馨的
身体上,他早已经站立起来的阴茎正好顶在林雨馨的下体上。林雨馨在不停的扭
动身体,试图摆脱黄迪的控制,但是适得其反,她的下体不断的摩擦着黄迪的阴
茎,在刺激黄迪的同时,也把自己的给刺激了。   黄迪把林雨馨的身体转了一个角度,然后把林雨馨推倒在穿上。林雨馨倒在
床上,先是用脚踢了黄迪一下,黄迪的身体向后退了几步,林雨馨就趁这个机会
跑了出了自己的房间,跑出了厢房来到院子里。黄迪随后就跟了出来,追上林雨
馨,直接把林雨馨脸想下压在了院子里的石桌上。黄迪用一只胳膊死死的压住林
雨馨的身体,另一支手飞快的拉起林雨馨的裙子,露出了林雨馨的内裤。黄迪拉
下林雨馨的内裤,把手伸到林雨馨的两腿之间,把手指压在林雨馨的阴唇之间,
同时也压到了林雨馨的阴蒂上。黄迪不断的抽动自己的手指,不断的摩擦着林雨
馨的阴蒂和阴唇。   被黄迪压在身下的林雨馨,一直在试图摆脱黄迪的控制,当黄迪的手指在她
的阴唇和阴蒂上摩擦的时候,林雨馨突然感觉到一种她从来过的感觉。她感觉到
自己的心跳在加快,身体正随着黄迪手的摩擦的节奏颤抖。   黄迪已经发现林雨馨的反应,知道她的性欲已经被自己调动起来了,林雨馨
的阴道里早已经充满了淫水,现在的林雨馨只剩下最后的防线了。黄迪尝试着稍
微减弱一下压住林雨馨的力量,林雨馨并没有发现黄迪胳膊上的力量变化,她显
然把注意力集中到如何跟黄迪的挑逗对抗上了。黄迪趁这个时候,快速的解开自
己裤子的腰带,将裤子和内裤推倒脚下,露出自己巨大而坚硬的阴茎。   林雨馨这时候在感到黄迪压住自己的力量减小了,她试图拱起自己的身体,
但立刻就被黄迪再次压住。她依然在努力的抵抗着,她不想这样就被黄迪强奸,
不想让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一个自己不爱的男孩,她的心中还充满着一种美丽的渴
望。她逐渐的平静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在头脑中思考如何摆脱这样的局面。   黄迪重新压住林雨馨的身体,慢慢的挪到林雨馨的后面,并准确的对准了林
雨馨的阴道口,黄迪腰部向前一挺,他的阴茎顺利的插入到了林雨馨的阴道里。   林雨馨本来正在思考如何摆脱,就在左思右想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
阴道,被一个坚硬的棍子插入进来。伴随着一阵疼痛,她绝望的意识到,自己的
女孩时代结束了,她之前无法想象自己的第一次,居然是被别人强奸自己时候拿
走的,她曾经那么小心的保护着自己,但自己还是没有逃脱命运的捉弄。   黄迪感觉到了自己的突破,心中欢喜,他没有想到,林雨馨居然还是个处女。
心情大好的他,慢慢的小心的抽动自己的阴茎,他知道被玉女醉改造过的女人,
是什么样的反应,他知道他只要能够进入到她的身体里,女人都是扛不住自己的
欲望的,她们都会向自己的欲望低头,最好的例子就是乔小燕。   黄迪进入林雨馨的阴道后,他放心的收回了压在林雨馨背上的手。他用手抓
住林雨馨的腰,运动自己的腰部,带动自己的阴茎抽动。他的阴茎感觉到了林雨
馨阴道的变化,这种变化让黄迪很爽。   林雨馨绝望之后,就放弃了反抗,她守护的东西已经没有。她感到自己的身
体象被什么抽空了一样,她甚至认为自己不应该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就在这个
时候,她的大脑被一种从来不知道的感觉冲击着,这种感觉让她热血沸腾。她扭
动着自己的身体,试图去寻找那种感觉,渐渐的她发现了这种感觉的来源,是自
己阴道被那根棍子撞击后的产生。她立刻明白了那是什么,她知道它有一个名字
叫性快感。她不由自主的去追寻着它,她贪婪的享受着这样的感觉。   黄迪这个时侯已经从林雨馨的身体反应当中,知道林雨馨彻底的沦陷了,她
已经陷在情欲里不能自拔了。玉女醉真是一个好东西啊,看来得多加利用啊。由
于林雨馨的嘴被枕巾堵住了,她没想到把它拿出来。因此黄迪的每一次深度撞击,
让林雨馨的呻吟变成了另外的音节。   「唔……唔……唔……唔……」   正如黄迪所料的那样,林雨馨陷入到深深的情欲当中,每当黄迪将自己的阴
茎向后拉出的时候,她总是不自觉的向后移动自己的身体,努力的配合黄迪的抽
动,但是她明显的初学乍练,根本就找不到节奏。无奈之下,林雨馨只好放弃,
等着黄迪向里插入,她不希望黄迪的阴茎离开自己的阴道,她努力的使阴道收缩,
想夹住黄迪的阴茎。黄迪每次都能撞击到她最柔软的地方,那种酸麻刺激的感觉
又让她不由自主的放松阴道,于是林雨馨就这样反复着。黄迪毕竟经历过了和乔
小燕的激情,加上对A 片的研究,所以他运动起来驾轻就熟。而林雨馨纯属菜鸟,
根本就招架不住黄迪的进攻。   黄迪疯狂的运动着,随着一波连一波的抽动,他低吼一声「啊」在林雨馨的
阴道里射出了精液。滚烫的精液同样准确的击中了林雨馨的G 点,林雨馨也没有
逃脱失去意识的命运。黄迪从林雨馨的阴道里拔出自己的阴茎,然后穿好自己的
内裤和裤子。林雨馨的阴道口流出了一股白色的液体,里面还夹杂着红色的血液。   林雨馨这才意识到嘴里的枕巾,她休息了一下,才抬起沉重的手,取出自己
嘴里的枕巾。她大口喘着气,努力在平复自己的心绪,她怨恨的看着站在一旁的
黄迪。她在石桌上休息了十几分钟,才费力的从石桌上支起自己的身体,然后小
心的活动了一下,在确认没有其他的问题之后,才站直自己的身体,从口袋里取
出纸巾,小心的擦拭着自己的下体,清理刚才留下的痕迹。   林雨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如此的平静,她同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面对强奸
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丝痛苦的感觉,反而是一种极度的快乐。她不能看懂自己了,
晃晃脑袋把自己荒唐的想法赶出自己的脑袋。林雨馨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她思考
着自己该怎么办。   林雨馨对黄迪说「黄迪,等着,我一定回去告你的」   黄迪对于林雨馨的话根本就没当回事,他一脸色迷迷的表情,慢慢的走向林
雨馨。他走到林雨馨面前,手一把就抓住了林雨馨的乳房,然后不断的揉捏着。   林雨馨看见黄迪走向自己,她想向后退,但是她的脚就象不是她的了,根本
就不听使唤一动不动,黄迪要抓她乳房的时候,她也想要躲,但是身体同样不听
使唤,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再次被黄迪侵犯。   黄迪隔着衣服,努力的寻找林雨馨的乳头,但是林雨馨坚硬的乳罩,将她的
乳头藏的严严实实,根本就找不到。黄迪索性解开了林雨馨的衬衫纽扣,露出她
雪白的前胸,他把手伸进了林雨馨的乳罩里,找到了林雨馨的乳头,就轻轻的夹
了一下。   林雨馨看着黄迪解开自己的衬衫,把手伸进自己的乳罩里,她的身体依然不
停使唤,由着黄迪胡作非为。当黄迪夹她的乳头的时候,那种销魂快乐的感觉又
来了。她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呻吟「啊……」,她呻吟完,自己都不相信自
己的耳朵,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这么容易就被挑逗起来了。缓过神来的林雨馨,
迅速的把黄迪的手移开,自己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然后打开大门跑了出去。   黄迪看见林雨馨跑了出去,就悠哉游哉的骑上自己的单车追了上去。他飞快
的追上了林雨馨,将单车横在林雨馨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黄迪用一脸坏笑
看着林雨馨,然后用手拍拍自己单车的后座,示意林雨馨坐上去。林雨馨犹豫了
一下,没有坐而是一个人绕过黄迪向前走去。黄迪笑笑摇摇头,再次追了上去,
再次拦住林雨馨。反复多次之后,林雨馨还是坐上了黄迪单车的后座。黄迪吹着
口哨,飞快的来到学校,走进教室上课。   下午无事,黄迪用单车载着林雨馨回家,回到家里,林雨馨根本就没有对叔
叔和妈妈,提中午被黄迪强奸的事。在黄迪看来,林雨馨就想没有发生过一样。
黄迪也安心下来,说实在的,黄迪其实内心还是挺害怕的,他只是表明上装不在
乎。该吃饭吃饭,该干什么干什么,黄世仁和邱月如谁也没有察觉黄迪和林雨馨
之间的异常。   晚上,黄世仁和邱月如把黄迪和林雨馨赶回了房间,然后两人就会房间睡觉
了。其实,黄世仁和邱月如根本没有睡觉,而是在床上奋战着。邱月如的呻吟声
隐隐的传到了厢房,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在寂静的夜里,只要是耳朵正常的人还
是能听出来是什么的。   林雨馨穿着三点式躺在床上满怀心事,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她的脑袋里总
会浮现出中午的情景,不自觉的想起那种销魂的感觉。这些正是她想努力忘掉的,
但是却越是想忘记,越忘记不了,总是在无事的情况下闯入她的大脑里。就在这
样的状况下,正房里母亲的呻吟声,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她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努力的不去听,但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黄迪当然也听见了,但是他的感受却是另外的状况,他竖起耳朵听着阿姨的
声音,想象着父亲运动的情景。不知不觉中,他的阴茎再次站立起来,他还没有
意识到呢。   林雨馨是在受不了了,她起床开门,想出去敲敲母亲的窗户,让母亲收敛一
点。当她走到厢房的大门的时候,她被人冲后面抱住了。她不用去想,一定是黄
迪,她的脑袋里只有愤怒。她刚想挥手教训一下黄迪,就感觉到自己的屁股被一
个坚硬的东西顶着,她立刻想到了是黄迪的阴茎。她的脑袋里随即出现了中午的
场景和那种感觉,她晃着脑袋试图把它们干出自己的脑袋,但她无法成功,她已
经感到自己的阴道有一股凉意传到大脑里,同时阴道里空落落的需要什么东西来
填充。林雨馨不自觉的将手伸进自己的内裤里,将手指插入到阴道里,但是小小
的手指根本无法填充阴道的空虚,它需要一个更大更粗的东西来填充。   黄迪听见林雨馨房门的响动,他迅速的下床开门,冲出了自己的卧室,正好
看见林雨馨正要开大门出去。黄迪上去就一把抱住了林雨馨,他看到林雨馨只是
站着没动,就放开了林雨馨,双手在林雨馨光滑的皮肤上游走,他感受着手上传
来的感觉。他的欲火在一点点的燃烧起来,手也逐渐的向林雨馨的双乳移动。中
午的时候,为了速战速决,根本就没有机会去细细的品味一番,现在他有时间去
做了。当他看见林雨馨把手伸进她的内裤的时候,他心中异常的得意,自己又一
次成功了。   黄迪慢慢的解开林雨馨的乳罩,将乳罩从林雨馨身下拿下来,扔到中厅的沙
发上,林雨馨非常的配合。黄迪从后面用手抓住了林雨馨的双乳,他发现林雨馨
的双乳坚挺富有弹性,而且大小正好让黄迪的手完全抱住。黄迪一边揉捏的手中
的乳房,一边吻上了林雨馨的玉颈。   林雨馨知道自己已经完全沉沦了,她曾经试图去克制自己的欲望,但她没有
成功。当黄迪解开她的乳罩的时候,她彻底的放弃了克制欲望的想法,她转而去
享受这一切。乳房被黄迪玩弄着,玉颈被黄迪亲吻着,这个时候的林雨馨正在闭
着眼睛享受着,她不自觉的将自己的头向后靠,希望能靠在一个什么坚实的东西
上。这个时候,她也明白了母亲为什么喊的那么大声,也明白了这是属于女人的
专利。林雨馨一边享受着黄迪的挑逗,一边自己用手去挑逗自己的阴蒂。   黄迪感觉到了林雨馨的变化,一把把林雨馨抱起来,林雨馨没有任何的反抗,
任由黄迪抱起她,林雨馨还不由自主的用双手套住了黄迪的脖子。黄迪把林雨馨
抱进自己的房间,放到自己的床上,将林雨馨的内裤脱到,一具美丽的胴体出现
在黄迪的面前。黄迪打开床头的台灯,然后慢慢的欣赏着眼前的美丽女人。   黄迪看见林雨馨除了俏丽的脸蛋,还有美丽的魔鬼曲线,在加上一对圆润有
形的美丽乳房,不由得让黄迪看痴了。黄迪虽然对林雨馨的裸体意淫了无数次,
但是他还是没有想到林雨馨的身体如此的美丽和精致。黄迪都有点不忍心去触摸
它,同时他的欲火燃烧的更强烈了,他的内心有一个声音告诉黄迪,这个女人只
能属于你黄迪,你不能让任何其他的男人去碰她。随着内心强烈的占有欲,黄迪
还是行动了。黄迪把自己身上仅有的内裤脱掉,然后爬到了林雨馨的身体上,把
林雨馨压在自己的身下。   黄迪的嘴亲吻上了林雨馨的唇,林雨馨的手自然抱住了黄迪的脖子,然后用
生疏的技术配合黄迪。林雨馨淡淡的体香传入到黄迪的鼻子里,让黄迪身心感到
异常的舒服。黄迪亲吻了一会,想脱离去亲吻林雨馨其他的地方,林雨馨却用手
死死的把住黄迪的头,不让黄迪的脑袋离开。林雨馨主动而有生疏的亲吻黄迪,
黄迪没有动,任由林雨馨亲吻。   黄迪的脑袋终于摆脱了林雨馨的控制,他把目标对准饿了林雨馨的乳头,他
贪婪的吸吮林雨馨的乳头,还不时的牙轻轻的咬一下,他每咬一下林雨馨的身体
就扭动一下,接着发出一声呻吟「呃……」。黄迪玩弄了一会林雨馨的乳房和乳
头,又转换了目标。黄迪把挑逗的目标对准了林雨馨的阴蒂和阴道,他用舌头舔
着阴蒂。林雨馨也经受不住这样的挑逗,本来还在努力克制着,不要发出很大的
声音。被黄迪以刺激阴蒂,就完全控制不住了。   「啊……不行……啊……不行……」   「啊……呃……我……要……」   林雨馨经过了一次做爱过程之后,放弃了自己的少女的矜持,加上她无法承
受的挑逗,她完全的迷失了自己,不由自主的胡言乱语起来。黄迪听着林雨馨的
话,欲火再次上升了一个等级,他继续挑逗。林雨馨终于无法忍受,黄迪这种挑
逗方式,她用手试图推开黄迪的头,但她此时无法调动足够的力气。她也明白靠
硬的是无法摆脱了,只能改变方法。   「啊……哥……,我……要……你……」   黄迪很差异,问「雨馨,你刚才叫我什么?」   林雨馨终于能从那种让她痴迷但又已经无法忍受的状态,获得一个喘息的机
会了,她喘了一会气,才回答黄迪的问题。   「我叫你哥啊,怎么了」   黄迪用手挂了林雨馨的鼻子一下,说「你不是死活不叫我哥的吗?」   林雨馨用极小的声音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吗?」   林雨馨的前台词就是,我不叫你哥,你能停下来吗!黄迪已经听到了,也明
白了林雨馨的目的,他笑了一下,然后再次用舌头去挑逗林雨馨的阴蒂。林雨馨
立刻又陷入到让她销魂但又无法忍受的状态中,她不得不用大声的呻吟来缓解。   「啊……啊……啊……啊……啊……」   黄迪从林雨馨的呻吟声中,听出了林雨馨的状态,他心中苦笑一下,随后就
停了下来。他做起来,将自己的阴茎对准了林雨馨的阴道口,腰部一挺就插入进
去了,林雨馨不得不继续呻吟。黄迪立刻抽动起来,他学着A 片里男优的样子,
运动自己的腰部,抽动自己的阴茎。林雨馨发出的呻吟,让黄迪的占有欲和征服
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同时更是给黄迪一个极大鼓励。   「啊……哥…………馨儿不行了」   「啊……哥……哥…………」   林雨馨的呻吟声,突然没有了。黄迪一看,林雨馨将头偏向一边,闭着眼睛
张着大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黄迪知道她也经受不住自己的阴茎的攻击,心中
很得意。他逐渐加快自己的节奏,阴茎一次又一次顶到阴道的底部,他大吼一声,
射出了自己的精液,林雨馨再次丧失了意识。   完事之后,两个人躺在床上,休息的很长的时间,林雨馨有些力气之后,她
用手去抓黄迪的阴茎,发现阴茎上面全是黏糊糊的东西。林雨馨当然知道那是什
么,于是找来纸巾帮他擦干净,清理完所有的痕迹之后,林雨馨重新回到床上,
和黄迪相拥着睡着了。   自从跟林雨馨上床之后,黄迪心情很好。林雨馨每天中午都要跟黄迪激情一
番,一直都没有被黄世仁和邱月如发现。黄迪继续研究古籍,上面说的很多东西,
黄迪都一时无法理解。除了一些药方之外,黄迪根本就看不明白那些说明是什么
意思。他只是看懂了一些有关催眠的一些东西。至于其他的内容,黄迪就没有去
理会。   黄迪对催眠很感兴趣,他从电影电视上看到有关催眠的影视作品,对里面神
乎其神的催眠术很着迷。他一直在研究催眠术,但是始终找不到入门的方法。这
本古籍解决了这个问题,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黄迪痴迷的研究着,但始终都是迷
迷糊糊的理不出头绪。直到有一天晚上,他突然脑袋开窍了,从而搞清楚了古籍
里面有关催眠的内容。其实,简单的不能在简单了,就是用古籍里面的摄魂散,
给被催眠的人服下,等药效发作的时候,直接对他催眠就行。古籍里面的说明,
只是一些说话的技巧和注意事项。黄迪搞清楚之后,就想试一试。乔小燕,林雨
馨都已经成为他的女人,没有必要,他左思右想把目标对准了实习老师林雪菲。   黄迪心中做了决定,就立刻开始实施。黄迪利用周末,去郊区的一个药材集
市上,淘到了他需要的药材,等黄世仁出门会朋友,邱月如和林雨馨去逛街的时
候,一个人躲进储藏间里,将他需要的摄魂散制作出来。摄魂散简单的说就是一
种中药类的致幻剂,它可以让人进入深度催眠状态,再辅助使用一些语言技巧,
从而深刻的影响人的潜意识状态,进而影响人的主观意识。   星期一,黄迪和林雨馨到学校上课,在教室里乔小燕用极度幽怨的眼神看着
黄迪,黄迪也看见了乔小燕的眼神,林雨馨心中则是另外的一番滋味,三个人各
怀心事的。中午放学,黄迪和林雨馨回到家里,照常过吃饭准备激情一下。就在
这是,大门被人雷的震天响。黄迪开门一看是乔小燕,他很吃惊的看着她,乔小
燕也没有理会,直接走进了黄迪的家。   乔小燕看到了林雨馨,她和林雨馨对视着,谁也不说话,黄迪不知道两人搞
什么飞机。他走到两人的中间,迷茫的看着两人的反应。乔小燕和林雨馨就象看
空气一样看着黄迪,根本就没有把黄迪当回事,她们两个横向移动了一下,继续
对视着。黄迪发现了两人的眼睛在不停的变化,他立刻明白两人正在斗眼神,这
让黄迪哭笑不得。黄迪用手在两人的眼睛前面晃了晃,乔小燕这才叹了一口气,
低下自己的脑袋,林雨馨也是一样。黄迪心中更加的纳闷了,他真的搞不懂两个
女孩在搞什么飞机。   就在黄迪疑惑的时候,乔小燕和林雨馨慢慢的解开自己的衬衫纽扣。黄迪脑
袋不够用了,他的大脑在飞快的思考着,他无法想象两个女孩的想法是什么,正
应了那句歌词『女孩的想法你别猜,猜也猜不到』。乔小燕和林雨馨已经脱光了
自己的衣服,将各自的裸体展现在黄迪的面前。黄迪迅速的锁好大门,回头一看
两女已经坐在了石桌上,分开了大腿正在自慰。黄迪心中高兴,他一直在想怎么
把两个女孩弄到一起,现在可好不用自己伤脑筋了。   黄迪立刻脱光自己衣服,赤身裸体的站在两个女孩面前,他挺着阴茎向前走
了过去,将手指分别插入到两个女孩的阴道里,两个女孩的阴道早已经是洪水泛
滥了。黄迪毫不客气的,将阴茎插入到乔小燕的阴道,然后用手指在林雨馨的阴
道里抽动。黄迪抽动着阴茎,林雨馨低头用舌头去挑逗乔小燕的乳头,乔小燕当
然无法承受双重的刺激,立刻就开始大喊大叫。   「啊……啊……爽啊……好爽啊…………」   「啊……………………啊………………我要……不行……了……」   「啊…………啊…………我……要……死……了……」   乔小燕照例在快要高潮的时候,再次失语。   「啊……………………………………」   乔小燕一声长长的呻吟,她已经高潮了。黄迪立刻从乔小燕的阴道里拔出阴
茎,转而插入到林雨馨的阴道里。林雨馨也不例外的开始呻吟。   「呃…………呃…………呃……」   「啊……啊……不……行……了……」   「啊………………慢点…………」   林雨馨也不例外的在快要高潮的时候失语。她紧绷着自己的身体,她的手试
图去推黄迪,但她根本就没有碰到黄迪的身体,只是在那里摆个样子。   黄迪的抽动越来越快,然后大吼一声,就射出了自己的精液。林雨馨的身体
剧烈的抖动了几下,才慢慢的放松下来。黄迪看到乔小燕恢复的差不多了,又要
插入她,乔小燕立刻一边摆手示意,另一支手捂着自己的阴道口。黄迪盯着乔小
燕看了一会,叹了一口气转身就要离开。乔小燕叫住了他,黄迪疑惑的看着乔小
燕,乔小燕从石桌上下来,蹲在黄迪的面前,用舌头舔着黄迪的阴茎,帮助黄迪
清理残留物。   过了一会,三个人清理好了痕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赶快回到学校上课。
在教室里,黄迪一会看看乔小燕,一会看看林雨馨,结果两个女孩都用眼睛腕他。
黄迪的心里美滋滋的,将女孩腕自己的看做是打情骂俏,结果就是每天的双人激
情就变成了3P.   在学校,黄迪一直在寻找接近林雪菲的机会,但始终没有,黄迪苦思冥想也
没找到办法。他也考虑过让两个女孩去试试,他可不像让两个女孩收到什么其他
的伤害,他放弃了这个办法。一次意外,他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却发生了。   那是一天的中午,乔小燕家里有事,没有到黄迪家。只有黄迪和林雨馨吃过
午饭之后,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做爱。两人都很喜欢在石桌上做,主要原因是石桌
的高度很合适。就在两 上一篇:【荒唐岁月】(22 下一篇:【练琴室里的小女孩&情人節的巧克力】(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