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隔墙系列之一地鸡巴毛】(1-10)

【隔墙系列之一地鸡巴毛】(1-10)



                (1)   在一家宾馆的标准间里。   一个皮肤白净身材略胖男人正在紧张得摆弄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另一个长得
像个黑铁塔一样混实的男人凑在旁边伸着脑袋在一边看。那台笔记本的显示器上
像电视收不到信号一样布满雪花点儿。   虽然房间里开着空调,摆弄笔记本的这个男人还是弄得红头涨脸鼻尖冒汗。   黑大个说:「老童,你鸡巴到底会不会弄啊,这不是净耽误事儿嘛,都进去
10多分钟了,捻儿窜的都崩罢了。」   摆弄电脑那男人说:「你慌鸡巴啥嘞,我不会弄,你会弄?站一边去。」使
劲儿瞪了黑大个一眼,然后拿起接驳在笔记本上的无线信号接收器摆弄着天线,
一圈一圈耐心的拧着上面那个圆疙瘩调着频率。   黑大个说:「啥鸡巴东西,老童你是不是被网上那帮人骗了,卖给你的是假
货?」   老童皱着眉毛不耐烦的说:「中了,你消停点吧,刚才还试得好好嘞,这重
一开,就没影儿了,我鸡巴也不知道杂会事儿。你先别吭。」   老童比黑大个有耐心,还是小心的转着那个圆疙瘩,突然,笔记本的显示器
里出来了图像,出现了人影儿。   「中了,中了,别转了,收着儿了,收着儿了。」黑大个指着显示器大叫。   「咋乎啥哩,我看着儿了。」老童小心地将手里端着的信号接收器放到桌子
上,阻止黑大个的叫喊。   两个男人紧张的看着接收过来的画面,只见显示器上一个女人一丝不挂正对
着镜头撅着屁股爬在床上,身后跪着一个男人抱着屁股激烈的干着,女人被干得
呲牙咧嘴的,耷拉下来的两个大奶子剧烈的晃动着。女人看着有三十岁左右,丰
满的很,皮肤很白,大脸盘,留着长头发,男人有小四十岁,黑瘦黑瘦的。   同时笔记本里也传出来女人的叫床声,还有床铺的吱吱声。   黑大个看景瞪着屏幕手掏出两根烟同时叼在嘴上,拿火机点着,一根递给老
童,一根自己抽着。   「怪鸡巴清楚哩,还带彩啊。」黑大个猛抽了一口烟,一边吐烟一边说。   「当然了,这次可是花大价钱卖嘞,比头一次那个百十块的强多了,那个根
本看不清楚眉眼儿。一套下来吊把(一千块左右)!」老童也抽了一大口烟,吐
烟的时候还呛了嗓子一下,咳嗽了起来。   笔记本里穿出来女人叫床的声音:「哎呦……哎呦……你尻死了我……哎呦
呦……」夹杂着男人的声音:「我日死你个骚逼……日死你个骚逼……」   黑大个看着屏幕里的激战有点受不了,把手到已经隆起的裆部摸了一把,眼
睛瞪着屏幕里的那个女人晃动的大奶子说:「妈了个逼的,这娘们儿额咪咪(发
meimei音)还怪大嘞。」   老童看了黑大个一眼,笑着说:「杂了,又鸡巴硬了?前两天我鸡巴连请你
两天包夜,你还没过够逼瘾?那家发廊的老板娘都给我说了,以后不接你的活儿
了,你尻起来不要命,那俩小姐都让你尻的下不了床了。」   黑大个嘿嘿的笑着说:「靠死她了逼,卖逼的还拽上了,出来卖还不让我尻
得劲儿,发廊多了,不去她那家儿就是了。我鸡巴在里面蹲三年了,出来还不让
我好好过过逼瘾?」   「好好,你牛逼,你刚出来牛逼行了吧,人家打炮儿要钱,你打炮要命。」   老童说完不在搭理黑大个,专心的看着显示屏。   这时候屏幕里的女人屁股后的男人换了姿势,估计嫌跪着日不过瘾,叉开腿
半站着,搂着女人的屁股干起来。   黑大个看着笑道:「靠他妈了逼,童,你看这老几还怪猛嘞,玩高难度呢,
你看他那个小身板吧,不怕闪着腰啊。」   「你消停点中不中,你管人家杂尻呢。别咋乎,你不知道宾馆隔音不好?你
不知道你嗓门大啊。」老童不耐烦的说。   「靠,我哪咋乎了,我他妈说说话都不能说了?你看你那个逼样儿吧,我一
指头戳死你。」黑大个抱怨道,对着老童的肋骨戳了一指头,然后笑了起来,不
过说话的声音是放低了。   「斯,你鸡巴往哪儿戳啊,你个傻逼孩儿。」老童揉着肋骨呲着牙忍痛道。   这时候手机响了,老童赶快接起来听:「喂,干啥嘞,小红?」   小红:「没啥,你拍着儿没?都进去快二十分钟了。」   老童:「问啥了问,拍着儿了,清楚的很,放心吧。」   小红:「杂了,我都不能问问,你没有我你还中?」   老童:「能问,能问,拍着了,你厉害。你在哪打电话的?小声点儿呐中不
中。」   小红:「我当然厉害了,没事儿,我出来给你打的电话,我可给你说,要不
是我眼里有水,一看这一对就是出来偷情的,才把这个房间开给他们的,前面都
放过了好几对嫖娼的了。我看他们穿的也像有钱人,那个男的手里还拿着车钥匙
呢。」   老童:「你厉害,放心吧,弄着钱少不了你那一份儿,赶快回去吧。」   小红:「好,那我回去了,对了,他们开的钟点房,估计完事就走了,就这
儿啊,我回前台了。」   老童苦笑着挂了电话,嘴里嘟囔着骂着:「妈了个逼,为煽唬小红这个小骚
货,快他妈的努死我了,前后花了吊把,鸡巴也快使折(发she音)了。」   黑大个说:「你不中了,让我来,我尻死她,给你解解气。这个小逼妞我看
着就想尻。」   老童一边看着屏幕一边说:「中,回头发给你了,这个逼货逼瘾大的很,一
晚上不尻两次睡不着,软了也得给你唆硬了,我是抵不住了。」   黑大个这次回答很简略:「中,交给我了。」   屏幕上的那对男女又换姿势了,变成女上男下势,女的骑到男的身上,上下
疯狂的晃动着身子,闭着眼睛,披肩发胡乱的甩着。两只手还揣着自己的大咪咪
使劲的揉着,脸上的表情舒服的很,嘴里叫着:「噢……顶到头了……嗯……顶
到头了……」   下面的男人往上挺着屁股大声叫着:「爽不爽……尻你爽不爽……」   「爽……爽……你尻死我了……哎呦……哎呦……」   黑大个自己又点了一根烟猛抽一口说:「怪牛逼了,看这个男的那个屌样,
也小四十岁了吧,还能怪能尻嘞。」   老童一脸的不屑道:「鸡巴,肯定这逼吃药了,现在出来玩儿,谁鸡巴不先
吃一片,一看这俩就是偷情的,玩别人老婆还不吃一片儿啊。」   黑大个说:「你咋知道他是玩别人老婆?」   老童说:「你傻逼啊,现在出来开房的尻逼的哪有夫妻俩的?」   「那这一对儿要是嫖娼的呢?」   「哼,我给你说黑子,这就是我比你强的地方,第一,你看见了没,男的没
带套,第二,这女的也没有化那个大浓妆,那些个炮姐哪个不是化得不洗脸就不
知道到底长啥样儿?第三,你看俩人还亲嘴哩,你跟炮姐靠,你亲她们的嘴?」   「我鸡巴才不亲呢,都不知道一晚上唆多少根鸡巴了。」   「这就对了,看,这就是我比你强的地方。」   「中了,看你那个逼样儿,你牛逼你也不在这儿干这个了,我就是给你个表
现的机会,说你胖你还喘了。」   屏幕里的男女有开始换姿势了,黑瘦的男人爬在叉开大腿的女人身上嘴里咬
着大咪咪进行最后的冲刺,黑腚玩命的耸动着。   黑大个看着不禁又开始评论:「你看这傻逼瘦的,爬在这个女的身上,跟他
妈的猴骑骆驼一样,那女的俩咪咪一夹就能闷死他。哈哈,快看,要射了,要射
了,呦,呦,还知道拔出来射脸上呢。」   之间屏幕上的男人玩命冲刺以后,猛的将鸡巴拔出来,一屁股坐到女人的大
咪咪上对着脸射精了,射的时候小身板还一抽一抽的直抖。   黑大个指着屏幕说:「牛逼啊,小身板可以,从咱看着到现在有二十多分钟
啊,还知道射脸上,看来是个老手啊,不知道他妈的干多少家小媳妇儿了,也是
人才……」   老童挥手打断黑大个的话:「别吭,别吭,听听他们说啥,这会说得才是关
键明白不。」   黑大个赶快用手捂着嘴巴,凑到笔记本跟前支着耳朵,跟老童一起听传过来
的声音。   「烦人,你真恶心人,每次都要射我脸上。」屏幕里的女人抓出一张纸巾擦
着脸上的精液说。   男人翻身躺到旁边撸着鸡巴说:「你不知道了吧,男人那玩意儿美容,给你
射脸上,是给你美容呢。」   女人抓着擦过脸的纸巾作势要戳到男人的脸上:「你咋不给你自己美美容,
来,我给你也美美。」   男人扭脸躲开,夺过那团纸巾就扔到地上:「快去洗洗吧,抓紧时间,一会
再来一盘,我还得回家呢,老婆等着我呢。」   女人的站起来悻悻说:「就你老婆重要,我就是你现日了就叫过来日一下主
儿啊。」   男人笑着起身打了女人屁股一下:「好了,快去吧,乖,你是我的乖,行了
吧。」   女人边往卫生间走边说:「哼,还不知道你有几个乖呢,就这时候知道我是
你的乖了。」   男人抓过几张纸巾擦了擦鸡巴,靠在床上看电视,一边看还用手撸着自己的
鸡巴。   一会儿女的洗完出来,到床边用大浴巾擦干身子和头发躺到床上拱到男人怀
里说:「你啥时候把我调到后勤啊,我不想在教导处了,累死了,天天事儿还那
么多,王主任那个死老头一直看不惯我,整天在背后指桑骂槐的,烦死了,还给
我小鞋穿。」   男人搂着女人丰满的身体一只手揪着一颗奶头笑着说:「再等等吧,后勤上
的主儿都是难动的主儿,都是关系户,不过听说那个李老师这两天就调走了,空
出来一个位置,我肯定替你努力努力。」   「你可是管人事的,调谁不调谁,还不是你说的算?你可别糊弄我啊这次,
我又不是想当什么主任,就调一下岗位,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儿。」女人边说边
抓着男人两个蛋蛋揉起来。   「放心吧,乖,我心里能不放着你吗?对了,我给你介绍那个对象咋样?你
们俩上床了没?小刘人还不错,家虽然是农村的,但是有才华啊,你离婚时间也
不短了,该找个人过日子了。」男人一边揉着女人的大咪咪一边说。   「怎么了,是不是玩够了我,想随便找个人把我打发了?你想得美,我才看
不上他,傻乎乎的,你猜请我吃饭去哪,竟然请我去地摊吃,你说生气不生气,
我虽然离婚了,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吧?」   「人家是实在而已,人家小刘跟我说了,对你感觉不错,就是你对人家太冷
淡了,让人家不知道杂办好。」   「追我的人多了,不差他那一个,再说了,我要是找人结婚了,你还能这么
方便?」女人弹了一下男人的阴茎。   「呦,疼来,你结婚了咱也可以在一起啊,我不是看你一个人过有点不忍心
吗?我也离不了婚。」   「放心,我不会缠着你的,我一个人还没有过够呢,过两年再说吧,咋,你
觉得我想嫁人还没人要?我怎么说也是堂堂的大学老师,在这个小城市像我这样
的女人不多呢。也就是你这个骚东西,当初被你趁虚而入了,要不是你连我的边
儿也挨不上。」女人白了男人一眼。   「哈,是啊,谁让你这么漂亮,又有这一身浪肉,看着我都想干你,来再让
我好好亲亲。」男人搂过女人,又嘴贴上嘴亲了起来,还把手伸到女人下身摸起
来。   黑大个看他们不再说话了忍不住开口了:「操,听这口气两人还是大学老师
呢,男的估计是他妈的管人事的领导,女的是老师。操,现在什么世道儿,大学
老师也这么乱了,幸亏我没好好学习,没考上大学,要不是说不定毁到这帮兔孙
手里了。你听听,这男的尻着这女的逼,还一边给她介绍对象?现在什么世道儿
啊。」   老童又点了一根烟说:「说你在号里呆成傻逼了吧,你还不承认,你知道现
在流行一句话不知道?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现在越他妈的有文化越乱。」   黑子气道:「操他奶奶滴,咱得好好收拾收拾这对狗男女,多从他们手里弄
点澜(地方黑话,钱的意思,发LAN音),咱这也是替天行道了吧。」   老童笑道:「对,咱这个话我爱听,咱这叫替天行道!」
                (2)   显示屏上那个黑瘦的男人将女人的头往下身按:「快点,来给说唆唆,别耽
误时间,唆硬了再勒(动词,弄,的意思,发LE音)一盘儿。」   女人挣开男人的手说:「别恶心人,你连洗都没洗,我不给你唆。」   男人按着女人的将鸡巴杵到她嘴边笑着说:「洗啥了洗,这还不是刚从你逼
里拔出来的,你还嫌你自己恶心?来吧,快点。」   女人拧了男人大腿根一下:「就你会做踏(糟蹋的意思)我,小心我给你咬
下来。」然后张嘴将鸡巴含进嘴里唆起来。   男人一边往下身按着女人的脑袋一边说:「哈,咬下来你用啥?我可就这一
根,在你身上用的比在俺老婆身上用的都多。」   女的将鸡巴吐出来用手撸着:「想找根这荒(这东西的意思)用,还不多得
是啊,在我身上用的多,你这根东西不知道戳过多少浪货,每星期都不重样吧,
别说跟我用的多,我可不受这冤枉。」   男人不耐烦了,按住女人的头将鸡巴戳进去:「哪来那么多废话,快点。」   然后挺着屁股像日逼一样日起女人的嘴。女人估计见男人有点生气了,也不
说话专心的舔着鸡巴。   男人拍了女人的头:「来,转过来,我也给你扣扣。」女人听话的转过屁股
爬在男人的头上。   男人一边享受着口交,一边用手扣着女人的逼,扣了一会问:「刚才洗干净
了吧?」女人含着鸡巴点了点头。   男人也开始给女人舔逼,两个人玩起了69。黑大个看着显示屏里两个人的
中场前戏说道:「靠他奶奶滴,我真见识了,你说的真不错,越有文化越乱啊,
你看哪女的口活儿真鸡巴好啊,我也得让她给我唆唆鸡巴。发廊那些炮姐给你唆
鸡巴还得让你带套儿,烦死我了。」说着手伸进裤子抓住鸡巴搓了两下。   老童又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当然得戴套了,口交也传染性病,你忘了我
他妈的第一次去嫖娼,光鸡巴让那个死逼用嘴给我唆出来就中标了,龟头流脓好
几天,尿一回跟死一回一样,打那个淋必治那个针,疼死我了,那个针头大呀,
你肉眼都能看见那个窟窿眼儿,现在想想我还害怕呢。」   黑大个笑着说:「我咋会不知道勒,还是我他妈借钱给你看病,你忘了?」   老童:「要不是我也不会拉着你一起叼这个菜吧,这事儿我可寻摸了好长时
间了。」   黑大个:「你不拉着我干还中?我都是不干,我照样吃你的喝你的,你还能
杂我?」黑大个突然想起来什么叫道:「噢……你的鸡巴孩子,我说你请我包夜
的那两晚上你不跟我一起包,说鸡巴你干太多了硬不起来,原来是怕中标啊,我
尻死你了嘴。」说着又用两根指头戳了老童的肋骨一下。   「嘶,你轻点中不中,你不知道你劲儿大,我可没练过散打,吃不住你这一
戳,你看你那两根指头跟棒槌一样。杂,你不会没戴套吧?」老童又呲牙咧嘴的
揉着。   「当然戴了,我杂会不戴勒,我又不是傻逼。」黑大个摸了隆起的裤裆说:
「我还得靠我着兄弟出来大杀四方呢,里面苦啊,都快想日男的屁股了。」   老童笑着说:「放心吧,弄着钱让你日个够,现在只要有钱,想日谁日谁。
你这一出来,连着两天一晚上花四百多,我可抗不了几天。」   「呦,才花你几个啊,你都在那说嘴了,不是你日人家小媳妇被人家老公发
现,叫着人满大街堵你那时候了,还不是我一人拿把刀把事儿给你平了?」   「好好好,别提那个事儿啊,提起来我都丢死那人了。唉,快看,又开始勒
了。」   老童指着显示屏。   显示屏上那对男女结束了口交,那黑瘦的男人又爬在那个丰满的女人身上开
始「猴骑骆驼」了。   黑大个在一边给那个男人打着气:「日她,使劲日,日死她个母骆驼,日死
她我给你买香蕉吃。哈哈……」   老童无奈的摇着头:「尻你吧,你劲儿真大啊,你鸡巴比这黑猴儿劲儿还大
咯,昨天你日了一晚上,今天杂还这么大劲儿啊。我再也不请你去吃烤羊鞭了,
你知道你今天晚上吃了多少根儿?你吃了十根儿啊。我求求你了,你消停一会儿
吧。」   黑大个故意说:「我都是不消停,再鸡巴说我,我把你的鸡巴给你薅(拽的
意思,发HAO音)下来,洒点孜然烤烤吃了。」   显示器里那对男女又换成了狗交式,黑瘦的男人开始扣女人的屁眼:「乖,
今天让我把这儿给你开了吧,中不中。」   女人伸手一把将男人扣屁眼的手拨拉开恨恨的说:「想你了美,我这儿可还
没让别人着过呢,你想日啊,让我当上后勤主任我就让你日。」   男人抱着女人的屁股使劲日了几下逼嘴里发狠:「你还想当后勤主任啊,胃
口不小啊,把你妹妹让我也日了,我也没办法让你当啊,那可是个肥差啊。」   女人扭过头:「哎呦……哎呦……你想日死我啊……你让我当不了,那你就
别想日哪儿……哎呦……」   男人气得发疯一样日着,脸上青筋都崩出来了,伸手使劲拽住女人的两个大
奶子,小腹跟女人的屁股撞击的噼啪乱响。   黑大个按着桌子学着日逼的动作:「来让我日你,让我日联合国秘书长,我
日死你个母骆驼。」   老童笑着说:「让我日,让我日我让你当伊拉克总统,妈的,那可是最肥的
差。」   黑瘦的男人看来是想早点完事儿走人,日的凶猛的很,把母骆驼日得浑身的
浪肉都在颤,快射的时候,拔出来站到床上,拽住女人的头发,就将鸡巴塞到女
人嘴里,一抽一抽的射精了。   女人推着男人的屁股挣扎着,男人按住女人的头不让动弹,抽了好几下才射
完,将鸡巴拔出来,女人赶快抓了几张纸巾将嘴里的精液吐到里面:「许志军,
你这次要不给我调过去,我他妈就给你拼了,你别忘了恁老婆跟我可是同学。」   男人心满意足的躺到床上喘着粗气:「你杂吐了,那个是好东西,放心吧,
我一定给你调过去。」   黑子看到这说:「老童你看看,现在才鸡巴看清楚这黑猴儿的鸡巴,别看人
瘦,家伙还不小呢,不过跟我比他可是差远了。」   老童凑到显示屏跟前看了看说:「跟我比也差远了,唉,谁让人家是大校领
导呢,尻个老师还不正常现象?咱鸡巴啥也不是,光能尻点歪瓜裂枣。别说了赶
快收拾东西下楼吧,这俩人估计一洗澡就走了,一会你跟这个男人,我跟这个女
的。」说着将笔记本存盘关闭装到挎包里,站起来背到肩膀上。   「凭啥你跟女的我跟男的?好事儿都让你占了?」   「跟谁不一样?我鸡巴害怕你一上头半路都把这女的给捞走强奸了。」老童
一边跟黑大个往外走一边说。   「你可把我说成你了,我才不会呢,你跟那个男的,我跟那个女的。」   「中中中,你说啥就是啥,还不知道这个男的开车送不送这个女的呢。别说
了。」老童将房间的门关上,给黑大个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其它房间的
门。   老童跟黑大个下了搂穿过大厅故意没有看在前台管登记的小红拉开大门走到
宾馆外面,将门口停着的两辆摩托车打开锁推到一边的背光的旮旯里,坐在车上
眼睛看着宾馆大门。   黑大个拍着屁股底下的摩托车说:「妈的,借这个车真不容易啊,跑了一下
午,找了好几个兔孙都没借到,他妈的真是人走茶凉啊,看我刚出来啥也不啥,
都不甩我了,还怕我一借不回头,把车给他卖了。还是大头够意思,晚上也不跑
摩的了,二话不说就让我推走了。」   老童说:「那你还车的时候给他弄五毛儿(五十的意思),大头现在有家有
口的也不容易,就跑个摩的养活一家三口儿。弄着钱咱也弄辆二手车儿开住,老
邦那有的是。」   黑大个笑道:「弄辆车你还能开走?」   老彤没好气的说:「尻你,我不会开,你不会开,要你有啥用,该这儿起哄
勒?」   黑大个又将两个指头并起来作势要戳老童:「呦,你架子不小啊,还想让我
给你当司机?你想当老板?」   老童无奈的说:「别别,别戳我,弄着车了,你开,我在后面跟着跑,行了
吧,你个兔孙。」   黑大个:「出来了,黑猴儿跟母骆驼出来了。呦,黑猴儿还开的帕萨特。」   那对男女从宾馆出来双双坐进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里,然后发动汽车走了。   老童对黑大个说:「你先走,跟着车,咱俩一前一后,明白吗?」   「明白。」黑大个发动摩托车跟着汽车走了,老童随后也跟上。晚上10点
多,路上的车也不少,所以两个人这么跟着没什么事儿。   小轿车没开多久,就停在一个小区门口,那女人就下车了。黑大个跟老童远
远停在路边,黑大个对老童说:「你快点,下车去跟住母骆驼的,我接着跟这个
黑猴儿,你那个臭技术我可不放心。」说完就发动车跟车小轿车走了。   老童下车,步行远远跟着那个女的进了小区,然后等着那女人上了一个单元
楼,在楼下看着女人家的窗户的灯亮了,记好是第几层和方位,就出了小区,开
摩托车走了。   老童回到宾馆等了一会,黑大个也敲门进来了。   「杂样?跟到家里没?」   「没,鸡巴那个男人住的小区太高档,不让我进,不过我记清楚了车牌号。
你杂样?」   「我进去了,门牌号我也知道了。明天早点起来,蹲他们家门口,跟他们到
单位,想办法摸清楚这俩人的具体情况。具体叫个啥,男的咱知道了,叫个许志
军,女的还不知道。」   「中,明天再好好摸摸他们的底细吧。」   「晚上你就睡这儿吧,反正房间已经开了,不睡白不睡。」   「那你勒,你去哪?」   「我不跟你在这儿睡,你鸡巴睡觉打呼噜,我受不了。」   「放你勒屁,我睡觉才不打呼噜,我还不知道你?不知道又去哪浪哩。那我
杂办?」   「我把小红的电话给你,你有本事就让小红12点下班来你这睡,没本事你
就自己逮管儿(手淫的意思)吧。」   「鸡巴孩子,要是小红不来,我就给你打一晚上电话,让你起来尿尿。」   「我鸡巴不会关机?好了,老黑,说正经的,明天早点起来,6点啊,等我
电话。」
                (3)   老童掏出钥匙打开房门,然后轻轻的关上门,蹑手蹑脚的来到卧室,电视机
还开着,玲玲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夏天,屋里很热,床头还开着电扇,芳芳只
穿了一件大汗衫侧躺在床上,露着大腿和半拉屁股,毛茸茸的阴部也随着风扇吹
得若隐若现。   老童脱了衣服躺到床上,伸手就去摸芳芳的奶子和屁股。芳芳应该从老童开
门的时候就知道老童来了,闭着眼睛,用手掐老童伸向阴部的手:「滚一边,你
还知道来,都几点了?」   老童把那只手缩到上面,两只手揣着芳芳绵软的奶子,捏着奶头:「不是给
你说有事儿,有事儿,杂,等着急了?」   芳芳用胳膊撩开老童的手:「你能有啥事儿?天天没个正形,你就会骗我。
别动,我瞌睡了,明天我还得早起去进货呢。」   老童扯着芳芳的大汗衫,芳芳挣不过,还是给脱了下来,老童一把将一丝不
挂的芳芳搂到怀里,用嘴亲着芳芳的耳朵说:「恁(你的意思)妞儿睡了吧?几
点睡的?」说着把手探到芳芳的下身儿扣起来。   芳芳扭着身子说:「今天去他爸哪儿了,不在我这儿,别扣了,洗手了没,
就去扣了,我可是刚洗的澡。」   「刚洗了,事儿多。」老童拉过芳芳的手放到自己的鸡巴上让芳芳给她撸,
另一只手在芳芳的下身的裂缝里扣着逼,一会逼缝就黏黏糊糊了,逼豆也给撩拨
硬了,芳芳也开始哼哼唧唧,用手熟练着撸鸡巴。   老童翻身从床头柜里拿出烟和火机点上烟抽了一口,身体躺正,拉过芳芳的
头,就往下身按:「来,唆唆。」   芳芳挣起头来:「我不唆,赶快弄了睡觉,你杂事儿怎多勒。」   老童黑崩着脸说:「快鸡巴点儿,你不着我好这一口儿,不唆我都不硬,杂
弄?」   「烦人。」芳芳骂了一句,低下头把鸡巴含进嘴里,一口一口吃起来。   老童一边看着芳芳给自己唆鸡巴,一边舒服的抽着烟,满意的笑了。一根烟
抽完,老童的鸡巴已经在芳芳的嘴里完全坚硬了。拍了芳芳屁股一下:「好了,
撅那儿吧。」   芳芳头朝着电视撅着屁股爬在床上,老童跪在芳芳的后面一边把鸡巴戳进逼
里抽送,一边拿起枕头边的遥控器对着电话换着台。一会老童换到一个抗日电视
剧将手里的遥控扔了,抱着芳芳的屁股开始大开大合。   「拍得鸡巴啥呀,这导演也是傻逼,我尻死你。」老童一边屁股用劲儿尻,
还一边对着电视剧发表着评论。   「嗯……嗯……使劲儿……」芳芳把头杵到床上,也不管老童,享受着年轻
的大鸡巴的冲击带给自己的快乐。   「今天水杂这么多啊。」老童边操边扒开两瓣屁股,看着两个性器官的结合
部位,一些白色的沫沫儿黏在老童的阴毛上,那骨子性骚味儿不小。   「嗯……快点……你也不想想你几天没弄我了……我说我水多……」芳芳催
促的老童快点干。   「快点啥了快点,水儿这么多,逼又松,干到密个枪(明天早上的意思)也
干不出来。」老童一边说一边拿起枕巾把自己的鸡巴和芳芳的阴部擦了擦,然后
有猛的戳进去:「嗯,这鸡巴尻着才爽嘛。」   芳芳舒服的大叫:「哎呦……哎呦……你尻死我吧……」   老童爬到芳芳的背上边尻边用手扣着芳芳的逼豆,还把一只手指头扣进湿热
的逼缝里跟鸡巴一起操芳芳的阴道,这样没弄几下芳芳就浪叫着高潮了,逼里流
了好些个骚水。   老童抱着屁股有日了一会,觉得不过瘾,就让芳芳并着腿夹着逼躺那,然后
自己爬上去鸡巴顺着大腿缝插进去。这样老童吃着舌头抓着咪咪耸动着屁股痛快
的操着,一会儿芳芳就又来了一次:「童彤……我的逼就让你一个人尻……你最
能尻我……」   老童见完成了任务拔出鸡巴翻身躺到床上,拉过迷离的芳芳,将鸡巴戳进她
嘴里:「快点,让我舒服舒服。」心满意足的芳芳这会乖乖的含住刚从自己下身
拔出来的湿淋淋的鸡巴,熟练快速的唆起来。   没一会老童大喊一声:「好了,别动。」按住芳芳的头将鸡巴戳到口腔的最
深处,痛痛快快的射了。芳芳一动不动得老童射完,才将满嘴的精子咽进肚里,
把鸡巴舔干净,然后从床头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下身,拿起放到床头柜上的一杯
水喝了几口压压精液的味道,才筋疲力尽的躺到床上睡了。   老童又摸了一根烟点着,一口一口的抽着烟,眼睛睁得大大得想着心事儿。   宾馆里的黑子把电视频道换了个边,也找不着自己想看的节目。裤裆里的鸡
巴软了又硬,硬了又软,一会看一次表,一会看一次表,好不容易等到11点多
了,拿起电话打给小红:「喂,小红,我是黑子呀,你快下班了吧,忙不忙?」   小红:「有啥事儿啊,小童刚才杂走了?你该那干啥勒?」   黑子:「小童回去打印东西了,对了,你知道将才(刚才)我骑车的时候,
拾着儿个啥?哈哈,我今天运气真是好死了。」   小红:「杂了?拾着儿个啥?看把你高兴勒?」   黑子:「我拾着个戒指,钻石戒指。真勒。」   小红:「真勒假勒,我杂这么不相信勒?」   黑子:「真勒,我骗你个这弄啥勒,我真拾着了,我都没有给老童说,就跟
你一个人说了。」   小红:「估计是假的吧,你杂运气这么好勒,说拾着个戒指就拾着个了?」   黑子:「靠,我怎大人了,连真勒假勒都分不清,带包装勒,上面还有坚定
证书呢。你不相信你一会下班了来我房间看看呗。你要看着喜欢,我就送你了,
也不大,估计也不值几个钱,你就戴着耍吧。」   小红:「真勒假勒呀,你杂对我怎好勒,我可不敢要,中吧,我一会下班去
看看,看看是真勒假勒。」   黑子:「那好,我可等你啊。」   终于等到12多,小红下班如约来到黑子的房间。上搂上的气喘吁吁的,进
屋就问黑子:「戒指勒?该哪了勒?让我看看呗。」小红25岁,还没结婚,长
得骚骚的,大眼睛,尖下巴身材前凸后翘,有165公分左右。   「呦,你也太现实了吧,进来啥也不说,上去就问戒指该哪勒?」黑子故意
撇着嘴说。   「杂了,你说让我来看了呀,我问问杂了?」小红看着老黑。   「来吧,先喝点水,歇歇,站了一天了,累了吧?戒指不着急,这不是该这
儿勒。」老黑把一瓶矿泉水拧开递给小红,然后拍了拍鼓鼓囊囊的裤子口袋。   小红接过瓶子喝了两口:「该哪拾勒?快点拿出来让我看看呗,不舍让我看
啊,我走了啊。」   黑子笑着说:「着啥急勒,一会不光让你看,就是准备送给你勒,不过我得
问清楚你个事儿,免得跟老童闹误会,伤了兄弟的和气都不好了。」   小红笑道:「跟他有啥关系啊,你送我东西,有他啥事?他给你说啥了?」   黑子说:「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不是看你跟老童关系好了很嘛,你还一嘴
一个老公的叫着,恁俩是不是处对象了啊?要是那样,我送你戒指,有点……」   小红:「哪呀,我跟童彤就是在一起玩玩而已,朋友,叫他老公是玩的,现
在谁还处啥对象勒,还不都是玩玩,玩够了再说别的。」   黑子:「哦,那就是了,你不知道,我些事儿我跟老童没没法说的太明了,
老童也没给我说清楚恁俩到底是啥关系。」   小红:「童瞳杂给你说我勒?」   黑子:「老童说你这女孩儿不错啊,长的漂亮,还知道上个班,不像有些女
孩儿一样,每天就知道瞎混,对了,你对老童啥看法?」   小红:「杂了,你是想替童套我的话勒?」   黑子:「没有,都怎大了,还能玩小孩那一套小把戏?不是没啥事儿,说说
话呗。」   小红:「哦,童瞳啊,说不上来,俺俩就没事儿在一起玩儿而已,他可有心
计了,我有点看不透他,哼,我还知道他花了很,外面有不少女人。」   黑子:「那我就放心了,小红,给你说实话吧,其实我从那一天你跟老童去
接我,我就觉得你不可不错勒,这两天咱在一起吃饭,去玩,我真勒发现我有点
喜欢你了,这个东西其实不是我拾勒,是俺家一代一代传下来,我今天想把它送
给你,表示一下我的心意。」   小红:「不是吧,你说你喜欢我?别开玩笑了。」小红看着这个身高一米九
零,身材精壮,浓眉大眼的黑汉子,目光入火的看着自己,对自己毫不掩饰表示
好感,也觉得脸热心跳。   黑子:「你看,我不是那种喜欢拐弯的人,有啥说啥,喜欢你就是喜欢你,
你别害怕,我就是这一说,你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拉倒,以后咱还是朋友,你
以后有啥麻烦事儿,你只要给我吭声气儿,我没二话,绝对不给你搁那儿。」   小红:「你看,咱俩刚认识才几天,还有小童,这样吧,咱还是在接触一段
吧,我也觉得你不错,跟你在一起也很有安全感啊,咱先做朋友吧。」   黑子走到小红跟前,眼睛瞪着小红的眼睛说:「中,那咱就先接触接触,我
把东西让你看看,绝对是好东西,真是俺家一辈一辈传下来的。」然后作势伸到
裤子口袋里掏东西。   小红觉得黑子像黑塔一样站到对面,那重迎面而来的压迫感还有男人那种野
性的彪悍气息让自己心跳加快,呼吸困难。   黑子看着小红紧张的眼睛说:「伸出手,闭上眼睛,我想给你惊喜。」   小红有点紧张的说:「算了吧,我还是不看了,恁家家传的东西,我可要不
起,再说咱俩……」   黑子打断小红的顾虑强硬的说:「闭上眼睛,伸出手,别说话。」   小红乖乖的站起来闭上眼睛,把手伸了出来。   黑子脸上诡异的一笑。
                (4) ***********************************
  PS:出院有几天了,但是感觉手术的效果没有那么明显,他妈的,估计又
上当了,唉,现在看病就他妈的等于挨宰和上当!   住院的时候,黑子和童瞳去医院看我了,(嘿嘿,人物原型)我让他们看我
的隔墙,黑子看了说:「你写得是个鸡巴!」童瞳说:「前面还能看,越到后面
越鸡巴。」我说:「我就是写的鸡巴事儿啊。」不过心里有点凉拔拔的。   我把隔墙的现实方言版给他们看,黑子说:「唉,这还有点意思。」童瞳却
说:「嗯,像那么回事,咋就这一点儿?后面呢?」我说:「后面还没写呢。」
我决定写写这个现实版的。正传看心情吧。   对了,本来这篇小说叫《隔墙有眼——方言现实版》现在改个名字就叫《一
地鸡巴毛》,可能这篇断更太久了,以前的内容估计大多数狼友都忘记了吧,我
将以前的内容修改一下发到一楼。你可以先温习一下,呵呵。   还有,《我爱你》需要做大量修改,酝酿好了再说吧。我决定了,完成隔墙
正传以后,绝对不写牛逼了。哈,算起来,自己挖了好多坑了,有深有浅。嘿,
我可能有精神分裂,注意力很难集中到一件事儿上。嘿嘿!装屄了!
***********************************   小红闭着眼睛,依着桌子站着,左手扶着桌沿儿,右手朝前伸着,手掌平摊
着,等着黑子将他那个「一辈儿一辈儿传下来的好东西」放到她手上。她带了假
睫毛,又长又卷,分得很开,一根儿是一根儿的,由于紧张还在微微颤抖,这让
黑子裤裆里的鸡巴抖了一下,瞬间开始充血。   她身上洒了香水儿,也是低档货,香味儿浓郁。这间宾馆并没有电梯,她刚
刚上了五层楼,又是炎夏,所以出了一身汗,低档的香水味儿里夹杂着汗味儿,
当然还有少女的体香。黑子现在就离她只有一搾远,他吸了这种味道以后,充血
的鸡巴立马硬得要顶破他那条肮脏的牛仔裤。   小红的手白白的,还摸了指甲油,粉红色的,还做了美甲,指甲盖上还画着
小白花,指甲长长的,手心肉肉的。黑子心想,这只手要是给他撸鸡巴的话,一
定很爽,他悄悄拉开拉链,将鸡巴从内裤里掏了出来。   黑子的鸡巴很大,跟他的体型成正比,颜色很黑,跟他的肤色相协调,现在
像根黑警用橡胶棒!黑子的个子很高,有一米九二,他只要稍稍踮脚,甚至不用
把小红的手往下拉,就能轻易的将鸡巴送到她手心里。   「好,这就是我们家一辈儿一辈儿传下来的好东西。」黑子拉过小红的手,
将鸡巴朝她手心里一伸,然后用大手包住她的小手握住。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呀,真恶心人,你弄啥勒呀。」小红等了半天,觉得握到手里的东西是一
根硬邦邦,热乎乎的,肉嘟嘟的东西,感觉不大对劲儿,睁开眼一看原来是根大
鸡巴,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惊叫一声,赶紧要往回收手。   黑子握着小红的手不放,另一手搂过她的脖子,也不废话,低头就去亲她的
嘴。上去就将那两片薄薄的嘴唇噙住,舌头不失时机的攻入她的口腔里。   「呜呜……嗯嗯……」小红呜噜了几声,挣扎了几下,就被这个黑大个浓烈
烈的男人气息,和霸道的亲嘴技巧,以及手中握着的这个物件的长度粗度和硬度
给征服了。乖乖伸出舌头让黑子吸吮,并且主动与之纠缠在一起。   黑子一边亲嘴,一边握着小红手给她撸鸡巴,一边不客气用另一只手撩起她
那件咖啡色的工装裙,将小内裤往旁边一扒,一把就将肥嘟嘟的两片阴唇掏在手
里,上去就是一阵粗鲁的乱摸,没有几下,小红的肉屄就开始发粘。   「嗯……嗯……你干啥勒……别……别……」小红没想到这黑大个这么直截
了当,上来就扣屄,吐出他的舌头开始抗议。   「别鸡巴啥勒,来吧。」黑子将小红的身子一扳,将她按到桌子上,将那条
猩红的窄得不能再窄的小内裤往下一扒,对着屁股缝儿挺枪就刺!   「哟……错了……你干啥勒……插错地方了……」小红夸张地大叫着,臀部
肌肉紧绷,像刚被针头扎进去,用手撑着桌子,挣扎着要起来。原来黑子插得太
猛,角度没有对准,这一下险些捅进她的屁眼里。   黑子一手按住小红的脖子不让她起来,一手继续握着自己的大鸡巴,往下欠
了欠屁股,对准角度,又是狠命一挺!   「嗯……」这下子两个人同时闷哼一声,黑胖光头和尚终于进了尼姑庵的庙
门。   黑子这一连串的动作可谓是干净利落脆,凶猛果断,丝毫不给对方反抗的余
地。   「哎呀……你个坏蛋……你干啥了呀……你……啊……啊……啊……」小红
本来还想抗议两句,可是只说了半截,就被黑子打桩似的凶猛抽插给冲击得只有
叫唤的份儿了。   「哟,怪紧勒,小红,你的屄真紧呀。」黑子前后耸动着嘴里发出由衷的赞
叹,他感觉这个屄可是比前两晚上肏的那两个炮姐的屄紧多了。   「哎呦……哎呦……别按我的头……别按我了头呗……嘶……你的真大……
你个大黑驴……」小红一边抗议,一边夸赞。   黑子将小红的白衬衣连同奶罩推上去,伸出两只大手抓住那两只活蹦乱跳的
大奶子,啪叽啪叽猛烈的肏干,像条大狼狗。他还边肏边叫:「咦,真紧,咦,
还是不带套儿爽。」   「嗯……嗯……你让我喘口气……你让我喘……口……气……啊……」小红
对这种上来就狂风暴雨般的肏弄很不习惯,被操得倒不上来气儿,脸憋得通红,
直翻白眼。   黑子把鸡巴使劲儿往屄里一顶,停止抽送,猛抓着小红的两个奶子将她搂起
来,把大脑袋伸到她耳朵边儿,咬着她的耳朵垂儿,笑道:「嘿嘿,俺家祖传的
东西,你喜欢不喜欢?」   「你个大黑驴,丢开我,你咋上来都弄这儿勒,我他妈的去告你强奸!」小
红「气呼呼」伸手去掐黑子的手背。   「哟,还敢反犟?」黑子把手探到两人结合的地方,揪住几根屄毛,使劲薅
着。   「哟……哟……疼……疼……快丢手……」小红吃痛求饶。   「哈,那俺家了东西好不好。」   「好……好……好你个大黑驴。」   「哈,那你让我尻不让?让不让?」黑子丢开屄毛,用指肚按住小红的屄豆
一阵乱揉。   「噢……噢……让……让你尻……让你尻……噢……」小红属于非常容易动
性女人,屄豆长的很肥大,一摸就受不了。   黑子哈哈一笑,又准备把小红往桌子上按。小红叫:「别这样弄呗,要尻,
脱了衣服好好尻,中不中,这样太难受了。」   黑子把鸡巴从她屄里抽出来,将她抱起来往床上一撂,叫道:「中,脱了衣
服好好尻,快,自己脱。」自己就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哼,你个大坏蛋,大黑驴,你跟老童都鸡巴不是好东西。」小红一边抱怨
一边熟练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还朝屄缝儿上揉了一把,骂:「妈了个屄你勒,
等水而多了再捅呗,疼死我了。」   脱光衣服的黑子像一条大水牛,一身腱子肉,黝黑的皮肤油光发亮,胯下的
那条黑鸡巴更是像一只独眼怪兽,黑红黑红的,朝天耸立。   「哈哈哈,别鸡巴装紧了,疼鸡巴啥勒,来吧。」黑子像跳水一样朝床上扑
去。   小红吓得赶紧成大字型展开,把腿叉得大大的。谁知道黑子扑上来以后却没
有直接提枪上马,拉过来继续肏,反而一屁股坐在小红的奶子上,把黑鸡巴杵到
她嘴边,瞪着牛眼道:「快,给我唆唆。」   小红把头歪向一边:「我不唆,臭死了,你都没洗,还刚从那儿拔出来,你
恶心人。」   黑子把小红的头强行扳过来,把上面还粘着淫水的大龟头顶在她的嘴唇上,
硬往里戳。小红闭着嘴唇就是不张开。   「这可是你逼我勒。」黑子捏住小红的鼻子,不让她喘气,还用大屁股猛压
她的胸部。   「嗯……」一会儿小红就受不了,张嘴开始喘息。   黑子趁机将鸡巴头塞进她的嘴里,他心想:肏他妈勒屄,终于可以不带套肏
嘴了……      ***    ***    ***    ***   童瞳将今天晚上偷拍的视频截图传到免费的网络硬盘里,然后合上笔记本电
脑,一错身又滚道旁边的床上,他一点也没有瞌睡的意思,想着明天要进行的事
情有点兴奋,又有点紧张,反正就是睡不着。   也没什么好电视,屋里也很热,老旧的铁叶电风扇格棱格棱响着。身边的芳
芳撅着光屁股侧着身子已经睡着了,长长头发凌乱的盖在她的脸上,睡得还很香
呢,不时发出一两声梦呓。   童瞳下床,走进厨房,打开嗡嗡作响旧冰箱,拿出用矿泉水瓶子冻得冰水,
灌了几口,又到挂满女人裤头的卫生间尿了一泡,正尿的时候他发现旁边的洗衣
机上搁着的塑料盆里还有一条小女孩儿的棉质内裤,上面还印着卡通熊,肯定是
妞妞的。   一看就是还没有洗过的,他不由自主的抓过来,一看,内裤的底部还有淡黄
的尿渍,放到鼻子底下一闻,还残留着小女孩儿特有的淡淡的骚味儿。   童瞳不由得在眼前浮现出芳芳那个还不到十岁的女儿的身影,嫩嫩的胳膊和
大腿,还有翘翘的小屁股。想到这儿,他正在尿尿的鸡巴一跳,尿柱猛得就不见
了。   「啪!」童瞳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暗骂自己是个变态,不是东西,赶紧将那
条小内裤扔回盆里。   继续尿。可是他站了半天也没尿干净,只挤出一点点来,鸡巴却慢慢的变大
了。   「操!」他拧开淋浴,去冲凉水澡,可是一边洗,却想起前两天他跟芳芳肏
屄的时候,妞妞就睡在旁边,只穿了一个小裤衩。他从后面抱着芳芳的屁股猛肏
的时候,他还趁芳芳看不见的时候,去摸妞妞的小屁股蛋儿。   只摸了一小下!却是非常有弹性,手感比摸芳芳的屁股更好!那次他故意肏
得很猛,芳芳先也叫得很压抑,后来就叫得很大声。妞妞醒了一次,还偷偷的睁
开眼看了他们一眼,就马上紧紧的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妈的,用凉水冲鸡巴还是顽强的勃起了,支楞着不肯低头!   草草擦了一下,童瞳挺着鸡巴回到卧室,将烦人的电扇和电视给关了,闭着
眼睛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可是翻了半天烧饼还是睡不着。   妈的,不行,睡不着!他觉得有点烦,所以又去摸芳芳的那对已经熟透了的
奶子,去扣那还是滑腻腻的屄缝儿。还用鸡巴去顶她肥肥的屁股。   「嗯,干啥勒,烦人,快睡吧,都几点了。」芳芳扭动着身子,伸手拔开童
瞳钻在她阴部的手。   「尻,睡不着,再干一毛儿。」童瞳将蘸湿了的手指头去扣芳芳的屁眼,一
点一点的揉那浅浅的纹路。   「哎呀,快睡吧,烦人,我明天还进货勒,你咋劲儿恁大勒,别扣哪儿,有
啥好扣勒,不嫌脏。」芳芳夹紧屁股,把屁眼缩进去。   童瞳用手指追逐着潜伏起来的屁眼,努力的扣弄着:「今天把这儿让我开了
吧,中不中?」   「别想!」芳芳翻了身把屁股朝外,脸朝着他,眼睛也不睁,伸手攥住他的
鸡巴说道:「我说过了,除非你娶我,否则这儿你别想。」   「鸡巴。」童瞳骂了一句,把扣过她屁眼的手指伸到她嘴里,说道:「我都
不相信老杨没肏过你了屁眼。他会放过你?」   芳芳咬了一下他的手指头,睁眼瞪了他一眼,说:「没有,他也想,我就是
不让,我连摸都不让他摸。我这儿是给我以后的老公留的。也就是你,哼!」   童瞳改去拧芳芳的奶头,问道:「老杨这个月的钱给你了没?昨天不是该给
了?」   芳芳扭过脸,又把屁股撅给他,有点不耐烦的说:「给了,咋,你还想要?
我前两天不是刚给一千块钱?这么快都花完了?我可没有了。」   童瞳两手不停,摸着芳芳的奶子和屁股说道:「哎呀,我没说我还要呀,我
就是问问给了没有,你不是说,等过完暑假想把妞妞送到寄宿学校里上学吗?」   芳芳轻轻叹了口气说:「唉,别提了,钱不够,妞妞他爹一分钱也不管,老
杨一个月也就给那一点儿,我生意也不好,现在好一点寄宿学校很难进,学费也
高,还要交赞助,你也是穷光蛋,我也指望不上。」   童瞳道:「嗯……要不这两天给你想想办法吧,不过也说不定呀,我要能弄
着,我就给你,我要是弄不着,那也没办法。」   芳芳背过手来,又捏住顶在自己屁股上的硬鸡巴,熟练的套弄着,说:「乖
点,你可别胡来,我也没说跟你要钱,你只要好好勒就行了,瞎过吧。」   「没事儿。」童瞳又嘟哝了一句,双手把着芳芳的腰将她的屁股又拉过来,
自己则缩到下面,掰开那两瓣肥白的屁股肉,把脸埋在屁股缝儿里,伸出舌头去
舔那个小小的屁眼。   芳芳的屁股很大,很白,很圆,总之是个非常性感的屁股,而且腰也很细,
腿也很长,这样侧握着,撅着屁股的姿势非常诱人,而且她的屁眼很好看,颜色
浅浅的,纹路清晰,一根肛毛都没有长。   「嗯……烦人……嗯……我放屁崩你啊……嗯……痒……我放屁了啊……」   芳芳忍不甜美的瘙痒开始呻吟,还不忘跟童瞳开玩笑。   「你敢!」童瞳一边使劲舔着,一边用两根手指报复性的挖弄着芳芳的屄缝
儿,恨声道:「我舔死你,看你忍住忍不住。」   「噢……噢……烦人……烦人……嗯……嗯……痒死了……童……嗯……你
娶我吧……咱俩结婚……我一定让你干我屁股……随便你杂干……」芳芳发出意
乱神迷的呻吟,又开始情真意切的对着这个比她小六岁的男人发出不切合实际的
请求。   童瞳依然没接话,只是拼命的舔。最后还是芳芳并着腿夹紧小屄,让他趴上
来冲刺一番。   芳芳:「嗯……嗯……乖……你娶我吧……嗯……嗯……咱俩结婚吧……我
就想让你一个人尻我……」   童瞳:「夹紧!夹紧!」
                (5)   早上快六点。宾馆。   「砰砰砰,老黑……开门……」童瞳了半天门,黑子也没有来开,他隐约听
见里面有女人叫床声,这个声音他很熟悉,是小红的。   小红叫床很有特点,喜欢这么叫:「哎呦……妈了个屄……哎呦……舒服死
了……哎呦……妈了个屄……」   现在,里面就「妈了个屄」的不停,「舒服死了」个不断,不用说,一定是
小红。   「操他妈?老黑这个牲口,尻了一晚上?尻到现在?真他妈牲口!」童瞳在
门外点了根烟,心里咒骂着。   一会儿,一丝不挂的黑子,头上冒着白烟儿,来给童瞳开了门。   「尻你了嘴,你劲儿真大呀,鸡巴不知道早上还有正事儿勒,这时候还该这
儿肏?」童瞳进屋关上门,抱怨道。   他看见小红躺在床上,用被单从头蒙到脚,胸前那两个鼓起的小山包在剧烈
的起伏着,地上一地的卫生纸,一屋子的屄腥气。   黑子满不在乎的叼上一根烟,点上,深深的抽了一口,大咧咧道:「尻你了
嘴,现在不是还早勒,才几点呀,他们上班没那么早。你等住,我去冲一下,马
上好。」   童瞳看见被单底下小红开始有所动作,伸出一只手来,从枕头边的一包纸巾
抽出一张来,然后那只手就在被单底下顶出一道轨迹来直奔两腿中间。   操!童瞳忍住笑,悄悄抓住被单的一角一把将之从小红身上抽掉。   「呀,你个傻逼,干啥了呀。」光溜溜的小红一手捂奶一手捂屄,赶快把身
子蜷起来。把个中间夹着毛扎扎的屄毛和一团卫生纸的屁股亮给童瞳。   「呦,还不好意思勒,咋样?老黑可以吧?」童瞳坐到小红身边朝她的屁股
蛋上重重扇了一巴掌,看着散落在床上的蜷曲长短不一粗细各异鸡巴毛和屄毛笑
道。   「你个傻逼货,恁女朋友都让人强奸了,你还该这儿傻高兴。」小红伸手拧
了童瞳一把,拉过被单要盖住。   「哈哈!多大点事儿呀,这样咱仨儿才是铁三角呢,才能通力合作呢,你说
勒。」   童瞳把被单拽过来扔到地上,伸手揪住小红的一颗奶头使劲儿捻着,笑道:
「你不说过,尻前面后面有点空,尻后面前面有点空吗?以后咱仨大被同眠,让
你前后不落空,哈哈。」   「哼,恁俩都不是好东西,昨天晚上那个大黑驴说他拾了戒指,让我过来看
看,谁知道我一进屋他就把我给按床上了,真是坏蛋。」小红见童瞳并不在意,
也不再不好意思,将夹在屄缝儿里的那团卫生纸抽出来扔到地上,又抽了几张纸
巾旁若无人边擦屄边骂:「还他妈的回回都给我射里面。」   黑子大笑着从卫生间里出来,用大浴巾在身上擦着,笑道:「我可不是说的
戒指呀,我说的是俺家的传家宝。」然后又握着驴一样的黑鸡巴朝小红抖了几下
子,学着小红的腔调:「你用过不是说,呦,真好,真好,真他妈的好吗?」   「尻你妈,好个屁!谁稀罕你的驴鸡巴啊?老娘想叉开腿,要鸡巴还不多了
是。」小红擦完屄,从床上跳下来,伸手去抓挠黑子。   「你说啥呀,妈了屄你勒,敢骂俺妈,不想活了吧你。」黑子一把薅住小红
的头发,轮圆了胳膊就要打小红的耳光。   黑子是单亲家庭,由老娘独立拉扯大,所以对老娘极其孝顺,骂着玩的时候
也不允许别人骂娘。童瞳知道是怎么回事,赶忙上去拉住黑子的手,劝道:「中
了,别逗了,快去穿衣服,该办正事了。」   「说话小心点儿,别鸡巴给脸不要脸。」黑子抓住小红的头发一拨拉,将她
掼在床上。   小红见着个黑大个狠起来如同凶神一般,也不敢反犟继续撒泼骂人,一扭脸
假装哭开了。   童瞳给老黑使个颜色,意思是以后用这个小骚屄地方还多着呢。   黑子不情愿的把小红从床上拉起来,用大手拨拉她头发一下说道:「好了,
好了,别哭了,弄了钱,给你买个真戒指,中了吧,用我的那一份儿钱买。」   童瞳也道:「好了,小红江湖了很,没事儿,去吧,去洗洗吧。我跟老黑还
有事儿勒。」   「哼,都鸡巴不是好东西,厉害鸡巴啥勒。」小红甩开黑子的手,钻进了卫
生间。   等黑子穿好衣服,童瞳和他正准备出门,小红从卫生间探出头来,对黑子贱
兮兮的说:「老黑,你今天得去给我买药,要不是我怀上了咋办?哼,叫你射外
面,你非射里面,我今天不是安全期。」   黑子朝她屁股蛋上猛拍了一下笑道:「第一我没钱,第二我没空,你自己买
吧。哈哈。」说完就拽着童瞳逃出门去。   只听得后面小红骂道:「都他妈的不是好东西。」   下楼的时候,老童笑问道:「你他妈的劲儿真大呀,咋,尻一晚上?制了几
火?」   黑子在裆部摸了一下笑道:「尻,三火,哈,三洞齐开,三洞齐射,刚开始
还他妈的给我装紧勒,最后让我可把她尻蒙了,还别说,这个小红功夫真好,就
他妈的叫床太难听,妈了屄勒,比我还粗鲁。哈,最后还说给我买手机勒,就是
他妈的贱!」   童瞳笑道:「哈,那鸡巴省我给你买了。」   正说着,童瞳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大头打来的,童瞳没接递给黑子。黑子接
完,对童瞳说:「妈的,大头让我还摩托车勒,说他老婆不愿意了,说鸡巴他把
车借给我,他不跑活,让他家喝西北风呢,操,就鸡巴用一晚上,至于不至于。
尻,估计是害怕我把车给他卖了。」   童瞳看看表,说道:「那一会儿就去换给他,不容易,大头媳妇儿我见过,
农村妞儿,也鸡巴没工作,刚生了小孩儿。反正他家离那个女的家不远,一会路
过先去还他,再给他弄五毛儿。」   黑子叹道:「唉,真他妈的,鸡巴,咋都混成这样呀,尻!」   童瞳也叹了口气:「唉,你进去这三年,其实变化挺大的,哥几个都混得不
咋样。」   两人个自骑上摩托车往大头家驰去,骑了10多分钟,在一个破败的大家属
院门口,看见一个身材矮胖敦实,头大如斗,面上满是疙瘩的黑汉,叼着根烟,
穿着脏兮兮的裤衩汗衫蹲在马路边儿上,一副愁眉苦脸像。   「哈,老黑,童,来了,真鸡巴不好意思,这么早给恁打电话,恁都没睡够
了吧,唉,不说了,啥也不说了。」那头大男人见两人骑过来,赶紧站起来,凑
上去,把烟掏出来,地过去。   黑子和从摩托车上下来,接过男人递过来的烟,笑笑:「大头,没事儿,都
说今天给你了,让恁媳妇儿放心吧,我还能把车给你卖了?」   「你看,你看这说勒,说到哪了?咱啥关系,我还信不过你?俺媳妇儿就那
样,小心眼儿,唉,不说了。」大头掏出火机给黑子点烟。   童瞳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五十的票子塞向大头的口袋儿。   大头赶紧挡开:「弄啥勒,咱弟们儿还说钱勒?弄这儿多没意思……」   童瞳强行塞过去,笑道:「没啥意思,装住吧,昨天你也没跑活儿。」   大头红着脸道:「你看,老黑出来了,我本来还说请一摊儿勒,唉——走,
走,咱去吃早饭吧,我请,我请。」   正说着,一个黑不溜秋,五大三粗,圆滚滚的女人从家属院里走出来,穿一
件碎花棉质的两截睡衣,胸前两个硕大奶子耷拉着,显然没有戴奶罩。她咧开大
嘴朝大头喊道:「大头,孩儿的豆浆你打来没有,还不快去啊 上一篇:【五爷传说】(小阿姨的肛门) 下一篇:【AV王朝】(序-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