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黛玉初试

黛玉初试


  黛玉初试听说贾家要宝玉娶宝钗,震怒之下,黛玉决定用自己的身体报复,将处女之身献给宝玉以外的男人,她选中的竟是——薛藩薛藩在黛玉的带领下,偷偷地进入黛玉的闺房,回房之後便自动解衣,他道:“你不打算掌灯吗?”

  黛玉道:“如果掌灯,家里就有人知道,会来找我。”

  薛藩有些失望,道:“我好想看看你的身体,不掌灯,这里黑漆漆的,什麽也看不见,男人看着女人的肉体会更兴奋的,呵呵。”

  黛玉细声道:“你说话别太大声,你不知道我们是偷情吗?”

  “偷情?嗯,很有味儿的说法。”薛藩也乖乖地脱去装备,两人便在黑暗里各自把自己脱得赤条,薛藩又道:“你喜欢温柔还是爱粗暴?”

  黑暗里,听不到黛玉的言语,只听到她急急的娇喘,想必是紧张过度!

  “你给我的感觉,总是一个很野的女孩,我想,你大概比较欣赏粗暴的男人!”薛藩前行两步,把她赤裸的肉体抱在怀里,感到她的丰满柔软,她的心跳很急,全身也在增温,外面侵入的春的寒气不能把她突增的温度降下去,她的身体的温度虽很高,她的身体却有些僵紧,在薛藩把她抱住之时,她根本不懂得回应。

  “无论是多野的女孩,在献上她的第一次之时,心里都会与怯怕结缘,让我把你的怯怕的门锁解开吧,我的母狗!”

  “啪”的一声,响在黑暗里,薛藩感到脸上被黛玉甩打得火辣辣的痛,他愤怒地抱起黛玉,摸索着走到床前,把她抛到床上,黛玉刚想挣扎着起来,却被扑上来的他紧紧地压着,身体动弹不得,她在他的肩上狠咬了一口,怒道:“别叫我作母狗,否则我杀了你!”

  薛藩的手碰确到她的仿似无毛的嫩穴,那里略略地湿润了,他道:“你咬得老子好痛!”

  他手持着硬挺的巨棒顶在黛玉的嫩洁的私处,道:“你感到我欲火和粗壮了吧”

  “痛叫吧,我的母狗!”

  他的臀部突沉下去……“我绝不痛叫,你这混蛋……啊!”一声长呼出自黛玉之口,表明了她的无限的痛苦,薛藩的巨大撕开她的花道、撞破她的花膜,直入她的花心深处,粗暴地顶撞着她柔嫩无比的花心……“呀啊……痛……痛……我好痛……你出去……不准再动……不要啊……”

  痛苦的感觉侵蚀黛玉的整个身心,即使是参飘那种骚得不能再骚的且有着深而宽的花道的湿润巨穴,受到薛藩的巨棒的入侵之时,也感到难以忍受的胀痛,何况还是处女的且有着狭长的还未湿透的花道的黛玉?

  黛玉扭动着臀部,欲图躲避薛藩的攻撞,却发觉根本不济於事,那根她无法想象的又粗又长的火烫肉棒依旧猛烈地在她的嫩穴里抽插,她感到自己紧紧地包容着它,而它几乎把她的花道撑裂,在薛藩的抽插中,那东西似乎总有着什麽东西刮擦着她的花道嫩肉,仿佛有什麽东西陷入她的嫩肉很深,她的花蒂也好像总被他的巨棒的某处柔软的突起顶碰着,痛苦的感觉掩诱略微的快感,此刻的她,能够感到,除了痛苦还是痛苦,无限的痛苦令她失去理智地叫喊……“你大概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在跟我交配!”

  “我痛……你无耻……你这禽兽……我要杀了你……”

  黛玉感到无比的痛苦的同时,也感到无比的羞耻,她怎麽也没想到这个入侵她的男人,竟把她与他之间的肉体交流说成是动物性的“交配”?她为此而感到愤恨,她黛玉绝不承认这是在“交配”,哪怕她与他之间没有任何感情,她也想象着这是在“做爱”,毕竟,这是她的第一次,且在开始时,是她自愿的。

  薛藩不管她的痛苦与挣扎,他知道她在哭泣,然而,这些反而刺激到得他更兴奋,他发了狂地在黛玉的初道里抽插,享受着她的肉穴给带给他的紧凑无比的磨擦和快感!

  黛玉的蜜穴越来越湿润,黑暗里,却不知是淫液还是处女鲜血在润泽着她的花道?也许两者都有。

  “你停下来……停下来……啊……我好痛……我裂开了……痛啊……”

  薛藩冷笑道:“你不是很野很坚强吗?怎麽就这麽一点小痛都忍不了?”

  黛玉哭道:“你又不是女人……啊……求……求你……别太快了……我……我快受不了……”

  “这是你自愿的!”薛藩更是发狠地挺耸,黛玉的脚突然去踢他的胸膛,却踢不动他,她就哭得更大声,“你滚开……滚开……”

  “啊啊……我……不是自愿的……我不知道你……你的……这麽粗大,而且还这麽长……啊……呜呜……娘……你骗……昨天我问你……第一次会不会很痛?你说……呜呜……除了之外……其他的男人都不会很粗巨,痛啊……你骗了……呜呜……他的比我弟的还要大……我好痛呀……娘……”

  薛藩粗鲁地道:“你妈的,你烦不烦,做这种事居然叫起娘来了,老实说,你娘过来也救不了你,我照样把她干得呱呱叫……嘿嘿……你娘像你一样也是个大美人,我以後也帮你爹安慰一下你娘,哈哈,黛玉,你不是说我是一条怕死的狗吗?我是软骨头?现在你应该知道谁更硬了,我干死你,老子说过,硬起来的时候,绝对能插爆你!母狗,大声地叫吧,老子才不怕……”

  黛玉的叫喊变得越来越迷糊,薛藩身上所发出的香味,令她把无尽的痛苦渐渐地忽略,在她的处女初夜的痛苦中,一种异样的快感爬遍她的全身,她的心开始变得迷糊,不懂得是痛苦在折磨她还是快感在冲激她……“嗯噢……喔啊……”

  她身上的不见疲惫的男人长久地抽插着她,一种要尿的感觉传至她的脑中枢,她感到自己的蜜穴里汹涌着某种液体,一种舒爽的感觉令她不自觉地迷糊呻吟……薛藩在抽插中听到敲门声,外面传来一个女声,“小姐,你在里面干什麽?为何发出那样的叫声?”

  黛玉在迷糊中听到紫鹃的声音,脑海一清醒,就喊道:“紫鹃……唔……”

  薛藩急忙掩住了她的嘴巴,一边不住地挺耸臀部,一边学着黛玉的声音道:“紫鹃,你进来再说。”

  紫鹃道:“你反锁了门,我进不去。”

  “我忘了,你等一会,我就开门。”薛藩知道黛玉已经到达最後,他发了狂地抽插着,把她推向迷失的深渊,最终令她在痛苦和快感中晕睡过去,他站起来就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因为长时间处在黑暗里,他的眼睛已经能够辨别方向,他打开门,紫鹃从外面进来。

  “为什麽不亮灯呀?”

  薛藩迅速地反锁了门,抱起紫鹃,她立即感到不对劲,嘴里惊喊道:“你是谁——谁?”

  “你来的真是时候,黛玉坚持不住了,你就来顶替。”薛藩及明地掩住她的嘴,恢复了他原来的声音道。

  他的手在紫鹃身上一阵摸索,道:“你真是个可爱的人儿,有着肥壮挺翘的玉股,纤细坚韧的腰身,像黛玉一样的豪乳,嘿嘿,对不起,你不该在这时候出现在这里,我的心向来不是很软的,就像我下面顶着你的小腹的家伙一样,我的心向来都很硬。你叫紫鹃是吧?”

  紫鹃不能言语,全身却抖个不停,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气愤?

  薛藩把她压在墙上,左手掩在她的嘴上,身体紧压着她的火辣的娇躯,令她无法抗拒,右手粗鲁地撕碎她的裤子,然後,他的右手扛起她的左腿,被性欲冲激的他没经任何的前奏,巨棒便硬挺地顶在紫鹃毛茸茸的阴阜……紫鹃的双手突然轰在他的胸膛,把他轰退一步,但他的左手仍然紧压在她的嘴唇,令她无法呼喊,他的身体再一次压住她,右手再次把她未落地的左腿托着。

  紫鹃料不到此人的力量如此之大,突感下体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双手的轰打之势变为无力的推拒之势,所求的并非是要攻击入侵她的男人,而是要把这带给她初次痛苦的男人推离她的身体,可怜的女人!

  她的花道已经容纳了一个她从未见过从未了解的男人的粗巨阳根,她连这个男人长得怎麽样也不知道,只知道这男人长得很高很壮……薛藩在进入她的花道之时,发觉她的蜜穴口比一般的女子要略大些,因此,即使是干燥无比,他也能从中寻到一丝缝隙,从中找到突破点,让他巨大的男根顶开她的比黛玉略为宽大——黛玉有着比一般女子略小的美好——的花道,就在他的睫头撞触到她的花心之时,他的虎躯也相应的一震!

  他感到她的花心口在同一瞬间扩张,从她的花心里面仿佛有着肉针狂刺而出,刺入他的尿道口,同时那些细小的肉刺生出一种强大的吸力,吸得他的身体惊震,惊讶之中,他的阳根抽出三分之二,让剩余的三分之一置在她的花道之内,被他的嫩肉避紧紧地包夹着。

  他感到温度的液体从他的巨棒流到胯间,再流淌在他的双腿内侧,他知道,紫鹃在这麽短的时间内不可能流出如此多的淫液,这流着的,必然是她的处女鲜血!

  他感到一种变态的满足:又干了一个处女!

  但这个处女却与以前的女人不同,在他的性爱的记忆中,给他印象最深的有两个女人,其中一个是宝钗,另外一个便是此女。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能盘吸他的巨棒的阴穴,此刻惊遇,有点措手不及。

  紫鹃她这阴穴名为“鸭嘴”,表面看去,似乎比一般的女子略大,花道却有一般的标准,最厉害的是她的花心,在触碰男人的阳具的瞬间,花心口会暴张,从里喷吐出细小的肉针,这些肉针能够刺入男人的玉径的径口,产生很大的吸力,会让不知情的男人在瞬间被吸吮得喷射阳精……若非薛藩的强悍,早就被她吸得阳精尽射了,他也不懂得这些,只是觉得很奇妙,兴奋地道:“你是我遇到的最妙的女人,我要把你的宝穴操烂!”

  他开始缓慢地在她干燥的花道抽插,紫鹃无力挣扎,从心里的防线上,她已经被攻陷,怎麽的挣扎都变得多余,偌大的痛苦令她的全身发软,她不能言语,也不能动作,双手推势变成了抓势,紧紧地抓在薛藩的背上,十指几乎陷入他的背部肌肉……薛藩顶耸的速度由慢变快,兰花的香味从他的身上发出,这种能够迅速挑动女人情欲的香味,使得紫鹃的情欲渐增,她的花道渐渐地湿润,花心生出的吸力也越来越大。

  不管紫鹃如何抗拒,快感伴随着痛苦,同时遍布她的身心,她已经无法思考,十六年的处子本是想留给宝玉的——他的手捂紧她嘴,却没有掩住她的鼻,从她鼻孔里喷出的热气一阵比一阵急……紫鹃的左腿开始发麻、酥软,无力再支持她的躯体,薛藩在她柔软潮湿的肉体里猛烈地抽插着,感到她的重心往下压,他道:“如果你不叫喊,我可以不掩住你的嘴,反正你怎麽都已经被我夺了贞操,你挣扎叫骂也不济於事。黛玉她知道我是谁,是她亲自引我到这里和她交配的,你撞上了,我就找上你,因为她没有完成她的任务就睡着了。我放开你之後,你好好地与我配合,温柔些,至於以後,你要对我如何,你可以问黛玉,她会告诉你我是谁的,并且她知道我一般都在哪里出入。你认为如何?”

  其时,紫鹃已经有些沉迷於他的肉棒的抽插,听他如此说,知道一切都太晚,便使劲地用嘴压他的手掌,薛藩知道她是要点头,便把压在她的嘴唇上的手掌略略的离开一些,为防她叫喊,没有让手掌离她的嘴太远,一会之的,见她只是大口大口地喘气,明白她的确认命了,就道:“我抱你到黛玉身旁。”

  薛藩的双手托在她的肥嫩的玉股,按压着她的软滑,巨棒仍深深地插在她的花道里,顶着她的花心,享受着她那美妙的花心吸力带给他的快感……“嗯……喔……喔……”

  在薛藩的走动中,紫鹃的臀部上下耸动,套滑着他的巨棒,嘴里轻轻地呻吟。

  “你终於可以叫床了,嘿嘿,早该如此了,你却憋了这麽久,这一叫,是不是身心舒爽呀?”薛藩听到紫鹃美妙得淫哼,心里大是受用,托在她玉股的双手故意往上使力,然後又放开,这个动作,顶得紫鹃全身酥麻,难以忍耐。

  紫鹃被薛藩侮辱,强忍住呻吟,可被作恶的薛藩全力一顶,痛得呼出声来,下一刻,她就被薛藩放到床上,她感到她的头枕着黛玉的腹部,她的双腿被薛藩扛在肩膀,深埋在她的宝穴里的肉棒又开始迅速地进出,她再也无法忍耐,跟着肉棒的节奏淫叫着……“喔呀……啊……我……我快不行了,你……噢呀……饶了我吧!”

  奇特的兰香弥漫整个房间,紫鹃进入一种迷茫的状态中,她的花心的吸力突然增加几倍,薛藩受到这种吸力的吸吮,进入射精前的亢奋状态,下体似乎抽搐地闪动抽插着,会阴传来阵阵麻酸,浓烈的热情像喷泉一样注入紫鹃的花心……他扑倒在紫鹃的丰满柔软上,发觉紫鹃不知何时昏睡过去了,他把紫鹃的身体移动,让她和黛玉平躺在一起,他就站起来摸到地上的衣服,辩识出属於自己的,穿好了,站在床前……
【完】
就去吻就去嫖 就去吻成人社区 就去吻 狠狠射 开心五月天最新网站 青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手机网
上一篇:妓女云娘 下一篇:邂逅外星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