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暗月之绿帽少年1

暗月之绿帽少年1




暗月之绿帽少年

作者:不详 字数:94007

(第一章)

佈满星光的夜空拱卫著一轮弯弯的皎月,散发著皎洁的光晕,四週的星座明 暗有序的闪烁著。月光如水,星光起伏。

这裡是繁荣的东方内陆城市,无论是饮食还是节庆甚至娱乐节目在全国都是 首屈一指。这裡是繁华的内陆城市——星城。

「帅哥哎,到哪切咯,要送不咯,节日子是端午节要切哪瀟洒咯!」

「大哥要不要来一发啊?五百块搞全套,保证你快活得乐不思蜀。」

「是真的不咯,你莫带轮子喇,老子……」

「不跌戳你咯,节日子晚上端午节,我给你打八折,快点跟我来咯!」

「好,要得,就是各范。」

星城的夜充满了各种夜生活,充满了各种糜烂,财色交易几乎是随处可见, 却也足以显现出星城的繁华和昌盛。饱暖思淫欲,只有特别有钱的城市,才会遍 地都是这种特殊交易吧!

整个星城,灯火辉煌,各种各样的霓虹光辉映照著整个天空,交相辉映,即 便是夜晚,却也犹如白昼,星城堪称一个日不落的白昼之城!街道上熙熙融融, 满是行人,小摊贩咬喝著贩卖艇仔粥、牛杂、羊肉串,当然也有许多人在当街卖 粽子。年轻的小情侣牵手微笑,幸福的一家人欢声笑语,街头的混混相互谩骂, 刚下班的打工仔匆匆赶去大排档……

人生百态,不一而足。但今天,由於是中秋佳节,所以星城显得特别热闹, 街道上的人流数量倍增,马戏杂耍,大秀节目,甚至还有不少魔术师当街表演, 还有些中老年人直接就穿起了戏服,在大街上拉著二胡吹著喇叭,唱起了粤剧。

不少白色皮肤的外国人也在星城的大街上閒情地逛著,感受著中国所特有的 节日氛围……

在繁华街区的另一边则清冷得多,在一条老街的巷子深处突然窜出一团狂暴 的电流,「刺啦刺啦」声中,一个二十来岁消瘦矫健的年轻身影出现在了这个世 界。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眨眼,也许是很久,当他回过神来时,这裡是他 在现实世界从家中上班必经的那条路,这裡不再有阴暗中窜出的怪物,没有T病 毒感染的丧尸,更没有时刻提心吊胆的各种突发事件,平和的现实世界彷彿就是 天堂。家家户户似乎都洋溢著节日的喜气,平常不苟言笑的几个老邻居此时嘴角 也掛起了笑容,跟街里街坊聊著龙舟的话题。

感受著扑面而来的欢乐气氛,将近三十岁的消瘦青年站在自家两层青砖瓦房 的条石台阶上,看看街道居委会掛上的红缎横幅,瞧瞧胡同裡悬著的大红灯笼, 听听耳边时不时蹦起的一缕鞭炮声,深吸一口气,只想仰天大叫一声我回来啦!

是的,这个消瘦的看不出奇的青年正是从无限恐怖中渡过了《刺客联盟》、 《生化危机1》两部惊险剧情获得了强化,拥有了资本而放心不下家中年迈双亲 老无所依,而不惜耗费珍贵的轮迴点数换取回到现实世界中三天的时间来安置两 老。在这就不得不感叹咱国人那五千年来留下的文化遗產的真正威力,所谓金窝 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唉,还是自己家好啊!

进入无限世界后不知离家多久了,真有点想爸妈了,再也不多想,「匡噹」

一把推开院门,大步流星地走进去。

「爸!妈!」

南屋的门开著,隐约能听到洗衣机「轰隆轰隆」的转动声,操劳多年、头髮 花白的老妈拿著衣服架颤颤巍巍往绳子上掛衣服,已经有点拘僂的老爸正攥著报 纸和抹布,蹬著凳子在擦北屋的玻璃。听见门响,他俩同时看了过来。

「妈、爸,不孝子回来了,给你们磕头了。」说著「砰」的一声重重跪了下 去。

「你是汉娃?啊啊啊!你个砸畜生,十年了,你死到哪切噠啊?」脾气一如 既往暴烈的老父拖著拘僂的身躯衝了过来,扬起满是老茧的手:「啪!」

无限世界中才几个月,现实中原来已经十年了吗?痛……还是那个感觉。青 年回忆起幼时的淘气捣蛋、进入社会时的不务正业,老父就是这麼一记大耳刮子 下来的。子不教父之过的一页页画面,心中没有半分委屈,有的只是那心中满满 的充实。

「他爸,不要打孩子啊!」眼圈发红、老泪涟涟的老母盯著跪在地下泣不成 声的青年汉子:「回来了?回来了,回来了,啊,回来好啊!我的娃啊,你是去 哪啦?十年来杳无音讯,你不知道我和你爸找了你多久啊!呜呜……呜……」

「妈,孩儿不孝,让您二老受苦了。」

「说,你是不是干了什麼见不得人的事,跑出去躲了?」老父瞪著通红的双 目吼道。

「爸,不是这样的,我在这裡发誓,我真的没有干那违法乱纪的事儿。别的 我不能说,请恕我实在不能多说。」

老父却大声的说道:「有什麼不能多说的?这是什麼事?你以為是你公司的 机密?还是你那些女人们的电话号码?这十年来你到底干了些什麼?為什麼不回 来?我是你老子,我让你说,你就得说!」

青年苦笑著摇了摇头,说道:「爸,你说的话我怎麼可能会不明白呢?但是 我真的不能说啊,说了我就会死。总之我发誓我没敢违法乱纪的事……」

父亲还要再说,母亲却拦住了他,这白髮苍苍的老母眼中闪过一丝痛苦的明 悟,神神地道:「不管怎麼说,孩子能回来就是好事,若真是从地……那裡回来 的话,不能说出来的话可能是真的。」

老父顿时恍然大悟,地什麼?当然是地府了。他们这个年龄段的老人家们其 实最信这些东西,眼看失踪了十年的儿子突然出现,模样、神态、语言,这些还 和十年之前完全一模一样,一丝没变,而自己垂垂老矣!而且说话还吞吞吐吐的 说不清楚,他们顿时全想到了这方面,毫无血色的两老又再抱著他「哇哇」的哭 了起来。

他心裡却是鬆了好大一口气,他最担心的事就是无法将这十年来的来歷说清 楚。老人们的猜想虽然是误会,但是这误会却是恰到好处的解释了这一切,而他 也就正好装糊涂了。

「爸、妈,我只是暂时回来住三天,三天后我还要走。」青年见两个老人都 平静下来,他这才慢慢说道。

母亲顿时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她眼中含泪的说道:「儿,你该不会已经……

该不会已经……」

「妈,暂不多说了。」叹了口气,他走到窗口边拉上了窗帘,接著运行灵力 打开纳戒,将裡面的东西一骨碌全倒了出来,顿时「哗啦啦」全是金属清脆的响 声,三指粗细的白金金砖顿时滚满了客厅地面,银亮色光芒简直是刺得人眼睛生 痛,除了金砖以外,还有奇怪的手枪、匕首这些,两老人顿时全都愣愣的看向了 他。

拿起了一块金砖,他笑著说道:「你们就放心吧,这些白金金砖是那裡……

就是我要回去那裡的特產,这东西在那裡便宜极了。爸妈,这些年你们一直 过得拮据,不过财不露白,这东西值钱得很,以前的苦日子都过去了。」

相比於他的话,满地的白金、金砖更让人感到震撼,一时间整个大厅都静悄 悄的。

两天了,回到家中的青年步步不停地给两老买了全额的养老、医疗保险,购 买了老街裡最好的房子,在黑市中把金条换成了千万的存摺……

距离他回归只剩下一天一夜了,这两天是自从他进入到「主神」空间以后, 生活得最安逸详和的日子,白天為父母操持著未来数十年安逸富裕生活应有的著 落,晚上陪著父母在家中享受那温馨的天伦之乐。

嗯,家中都已安置妥当,还剩下最后一天一晚的青年开始思绪飘飞……不知 道小丽……青年的思绪飘到了当年爱得要生要死、私定终身的骄人女友。不知道 她过得咋样?十年了,她还好吗……思绪一起就如百爪挠心,要去找她的念头如 火山爆发一般。

十年了,老街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凭著刻骨铭心的记忆,他来到了女友的 楼下。十年了啊,她结婚了吗?她有孩子了吗?她过得怎麼样?伸出颤抖的指头 按上老红漆的大门上,敲不敲呢?这一刻他犹豫了。

嗯,原女友的阁楼上亮著灯,她还没睡吗?「她一定还没睡吧,一定还是在 楼上的卧室裡看著她心爱的言情小说呢吧?」他一边想著,一边运起得来的超过 常人数倍敏锐的五感。他听到了裡面传来的断断续续的声音……是的,是小丽的 声音,但是还有一个猥琐的男性声音。

他呆住了。这一刻有如五雷轰顶重重的砸在了他异动的心田上。是啊,十年 了,十年了啊,这是必然的,有哪个姑娘能用十年最美好的花信年华来等一个不 务正业的瘪三啊……心痛如绞。

「我应该走的,我应该不要回头吧,不要打扰她如今的生活。我只是她那接 触社会所成长中的一个必然的阶段而已,我们没什麼了。是的,我应该悄悄的走 开,我应该去那不知何时我的生命就在那部恐怖片中终结的那个地方,我和这世 界已经没有任何交集了。」这麼想著的他却是挪不动任何一隻脚。

「啊……哦哦……我的天啊!亲,你的太大了啊!轻点……别……啊……」

小丽那磁性的浪叫声如一丝丝魔咒传入到了青年的耳中

青年无法想像,一个他不认识的男人正在用那骯脏的大鸡巴插著他曾经的女 友那柔嫩的水涟涟的湿滑阴道中,那肉与肉的磨擦、肚子拍在臀肉上的「啪啪」

声、鸡巴进出阴道带起淫水的「咕
上一篇:雨女 朱毕亚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下一篇:海贼王之玩弄女帝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