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性爱技巧  »  【灰色记忆】

【灰色记忆】



(1)   F 镇是座落在丘陵中的一个小县城。这里空气清新,人烟稀少。三年前镇长
去外面招商引资。竟然得到强大的开发商支持,大力发展特色的温泉经济。因为
旅游使得整个城市迅猛发展起来。到今年,郊区很多温泉附近都耸立起一座座别
墅和商业区。总有很多人愿意来这里边炒地皮边度假的。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我们到地方了。就这儿。这房子估计再过半个月就没了”“阿铃,好好的
放着别野不拍,非得找这种地方,我们是不是考虑换个剧本呀?……”“别墅!!,
你自己说要找个破旧的仓库拍,都敲定还反悔啊?你家附近都是新造的楼房酒店,
你知道我找这地方花了多少时间?”   “我不管~ 我累,我渴,我想睡觉啦……”“好好,大小姐,快点进去开工,
早点弄完早点结束,我去把小芳叫进来。”“你起码得告诉我在城西,我好开车
过来嘛,坐你那摩托车害的我屁股都颠成两半,现在还痛呐!!”嘟嘟哝哝的在
背后发着牢骚。   “你那辆思域开这土路更颠。真该让你搭土方车过来。”阿铃头也不回的出
去了。   打量着四周,附近的房子墙上都画满“拆”字,而自己所在的老式民房早就
人去楼空,屋里搬迁一空,凌乱的纸张,破家具到处都是,稍微走动下扬起一片
灰尘。应该很久都没人住的。   门口走进一大一小两个女性,最前面那个穿件浅蓝色T 恤。一条紧身的牛仔
裤,看上去30岁左右相当的精干。她就是阿玲了。第二个是个15,6 岁的小姑娘。
一身宽松的运动装。看上去还象是校服。   “菲菲,过来换衣服。”“哦,我觉得我今天穿的也可以啊,直接拍吧。”
菲菲大约二十岁左右,长长的秀发披在肩上,样子非常的漂亮,举止仪态甚为斯
文,很有大家闺秀的味道。一身紧身利落的打扮。T 恤短裙,修长的大腿上套着
肉色长丝袜。一双高根皮鞋更是显示出挺拔的身材。在热闹的大街上回头率绝对
是100%. “这倒也是,反正一会都得脱掉的。”“你。你~.气死我啦。”   “阿姐,这地方好灰,我来打扫下吧”小芳放下双手的包,到处开始找起扫
把。   “小芳,没关系的,就是要这种被废弃的环境。看到墙角那只浴缸了吧,我
试过水还没断,放点水浇湿地面就没灰的。”“阿玲,怎么找这种两层窄式的,
我看附近有更宽敞的空屋啊!”“原因蛮多的,首先你看没人住很久,废弃的仓
库嘛,第二个这房子透光不好,比较昏暗,这样白天可以拍出晚上的效果来,第
三个嘛,你看上面。”墙角一点的天花板上,一根长长的铁管横穿整个房间,看
起来是通往楼上的排水管,口径竟然这么粗。   “呃。你倒是想的周到。一会别说吊我一个,吊10个都没问题啊。”“我也
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带了点特殊的东西出来,一会都给你加上。”“什么东西呀?
提前点给些剧透嘛,不要太厉害哦,我会受不了的。”“去去,快点脱掉衣服坐
好,我的摄像机已经开了。”“哼!!!”   阿玲提着数码摄像机对焦,同时示意小芳打开包裹,取出几捆绳子来。   而仅仅脱的剩下胸罩和内裤的菲菲乖乖端张圆凳坐好,挺直腰身双脚伸出。
小芳开始用绳子捆绑她的两臂和双脚,   “唔,把手腕再举高点,对对,指尖快接触到脖子的样子!!上回他们一直
在抱怨说绑的不够紧!所以捆的要再紧点,绳子多绕几圈,越多越好。这样的话
他们才会满意嘛!!上臂押到侧后面胸部线条才会突出来,哟,轻点,慢慢提上
去啊……胸部上下的绳子要勒紧,还有这几根,绕后面去,前面的整理成8 字形,
中间编成辫子。咝~.不错,挺好看的!就是紧了点。下面是双脚,也一样好好捆
紧哦~.”   手腕在身后高高吊起,胸部向外高高挺起的菲菲,不断用命令的口吻指挥着。   这种捆绑方式,是日式的高小手,在固定好上臂之后让手肘和双手反背着尽
量向上,然后吊到脖子固定。很具有美感。况且这种捆绑方式竟然是按照她自己
的指示在做。令人匪夷所思。为了不让大家一头雾水,作为旁白的我稍稍解释下
好了:   这个乖乖受绑的女性叫菲菲,职业是歌手。当然是跳舞出身的啦——那种大
型演出的时候作为伴舞的舞蹈演员。她曾经是地方歌舞团最出色的舞蹈演员。   原本身材就不错,通过专业培训和保养之后,更是招人喜欢,在舞台上她经
常作为领舞。然后,不断努力下,她开始作为主角站到聚光灯下,为大家唱歌。   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慢慢发达起来的菲菲碰上了这种环境下女性经常遇到
的问题,高级化妆品,名牌包包,高级轿车,还有越来越上档次吃用开销,这些
生活品味的提高迅速消耗着她的积蓄。直到银行开始限制她的信用额度。为了继
续高档次的生活。菲菲不得已开始接收一些广告和小电影之类的节目,用自己的
美丽换取生活。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有位负责特殊俱乐部的片商找上了她。这是个私人
俱乐部,内部会员都有SM的特殊偏好,他们会不断的发布些幻想的情节,如果有
人可以拍摄出这些镜头,那么将会得到相应的奖励。伴随着俱乐部的不断发展,
这种交易已经完全演变成了赤裸裸的金钱交易。大堆的片商模特应运而生。这种
P2P 的供需要求会被放大,当有许多人愿意购买片源,片商就会出大价钱合作拍
摄。   菲菲就是其中的模特之一,而阿玲则是接洽者兼摄影师。之前两部“魔法少
女小爱”结束后,很受好评,大家都希望看到娇小玲珑的小爱受到更深的虐待。
这次的分镜头是小爱在废弃的仓库被吊起来,之后勇敢脱身的情节。于是就有了
这次合作。私下再透露一点:每次拍戏,导演,演员兼监制都是菲菲呢,她很是
喜欢支配别人的性格即使在捆绑自己的时候也常常展露出来。   “小芳,去年你回家了一次手劲大好多。我身上都觉得痛了啦。”菲菲皱着
眉轻轻扭动上身。绑紧的身子可是连动都没法动。   “小芳就回去收了次麦子,又不是去练武的。我看是你指挥的不好。刚才绕
圈的时候就不该那么紧的”小玲托着摄影机拉着近景和特写。当然时不时的还得
拿着相机大炮拍照。   “菲菲姐,这次结束我可能得回家嫁人了!”小芳低低的声音“大腿那里可
以再绑一道!对,三圈,中间勒两道,让绳子陷进肉里!这样就好看啦~ 啊?嫁
人?你还没成年呐!!”“我哥明年要娶媳妇,妈妈让我早点嫁了好出彩礼钱…
…”“呃。小芳。只要一直跟着我们,赚的钱在你家那儿应该够了啊。”阿玲转
过头仔细打量小芳,一副关怀备致的样子。心里却在转念那是不是变相的涨工资
要求~ “啊……不是的,拍戏的钱是很多,都抵得半年的收入,可是现在娶媳妇
可比以前贵好多的。而且时间方面也挺急。”   ……沉默……   “唉。好不容易把你教会。下次又得辅导新人啦。还是找个同好长期合作比
较好呢。”菲菲倒是不在乎。身为主角,整个制作班子倒掉再换一个就是了。人
家看的可是我的身体。要不下次试试捆别人去,阿玲的身材也不错。要不……她
开始邪邪的盯着阿玲。全然没注意脚上的绳索变的更紧了。   “小芳,也别多想,钱的问题我尽量看看能不能帮你。以后我会多给你几次
拍摄机会的。”阿玲想好一会儿,才出来多说几句。“菲菲,你看我做什么,对
着镜头,多皱皱眉毛喊几下!!”   “哎呀,好痛~ ”   “轻点轻点……”   “少加一根不行么?”   菲菲卖力的扭动身体。   小芳当没听见。仔细的在那双充满弹性的双腿上打着结。做多了的她知道,
这只是菲菲在装痛苦。要是捆绑的时候什么都没反应。人家当然会质疑拘束的松
紧程度。事实上痛的时候,菲菲只会发出“咝咝”的吸气声。挺能吃苦的。   “这次脖子上没有项圈哦,用绳子多缠几圈然后编个绳环吧。”菲菲命令到。   小芳转到菲菲背后,用细绳绕着脖子编毛衣领那样整整齐齐的缠绕出10多圈。
绳子在小芳手里编织的很是精巧,紧紧贴着皮肤包裹住整个脖子。   “菲菲姐,我要收紧了,到合适的时候叫我一声。”“唔。”小芳慢慢的抽
一下绳头理一下周围的绳圈,抽一下理一下。围脖,暂时我们就这么称呼吧。一
点点的陷进脖子。   “差不多,再一点点就好。啊……嘎……”小芳猛的抽了一下。菲菲像被掐
住脖子的鸡一样,差点没背过气去。   “对不起!”把最上面收紧的绳环打好死结,小芳才将那点勒紧的力道分散
到围脖上。菲菲这时候觉得吞咽口水有点困难。   “这样再怎么扯绳头都不会再勒紧了,小芳这手做的漂亮。”阿玲在一边偷
笑着。   多下的绳头拉到背后手腕上,缠好打结。这么一来,原本还有最后一点点空
间的双手再也不能动弹,细长的脖子因为绳子牵掣保持着后仰的姿势。再也没有
一点可以活动的空间。   双方好像都没注意到,手腕与脖子之间距离太短。即使脖子上的绳环是死结,
也是有阻碍气管呼吸的作用的。相当危险的倏忽。   “呼……咝……咝……”   绑的相当不错,就是非常的痛,啊!!!……钱,钱,都是钱惹的祸……   已经看不到自己身体了。感受着被捆的不能动弹的身子。菲菲恨恨的想象着
原来雪白圆润的肌肤被一条条土黄色布满,修长的双腿,纤细的双手上,绳索深
深的陷入皮肤。还有那不断接受舞蹈训练,没有丝毫赘肉的身体,也爬满不知怜
爱的臭绳子。整个人象是条陷入渔网中的美人鱼。曲线一览无余,可是谁知道里
面的佳人有多痛苦。   接下来还有两重加固呢,光想想就觉得痛。什么事后脱身之类的。怎么可能
嘛。所有SM剧里面脱缚的游戏,全部都是中途停止拍摄靠工作人员解开束缚才得
以继续。光靠自己的力量。哪怕是超人来不死也得脱层皮啊。这绳子紧的。   这当儿,小芳麻利的铺开两条毯子,并且摊开2 条宽宽的皮带拘束具,这就
是第二层拘束。   胸部的那套拘束具像个八爪鱼一样,在双峰下沿有个大大的铁环,分开的八
条皮带把菲菲的上身又拘束了一遍。2 组2 根分别从乳房上下贴着绳索穿到背后,
两根绕到脖子后,还有两根绕在腰部肋骨下面,扣带用的挂锁结构,4 枚锁全部
在背后锁上。   “胸部太紧啦,我的胸罩都快撑破了,阿玲帮我松开胸罩带。”“不行,那
样会变成18禁的。这么鼓鼓囊囊的,在镜头里看出来连尖尖都看的到呢,呼之欲
出,效果相当好。”“哼,那帮色狼。第一次让我穿女仆装,第二次就换成泳衣。
这次变成内衣。要是再有下次全裸都有可能……呼……呼……”一次说的太多,
菲菲喘的很厉害。毕竟胸部和颈部抑制了呼吸的深度。浅浅的吸气不能做剧烈的
运动。连说话都不行。   腿部的拘束具就是一套绑腿,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同样的5 把锁让所谓的
“脱身”难度又上一个台阶。   拘束还在连续,最后是铁链。这个倒反而变成最不苛刻的捆绑方式,菲菲被
扶起来站好,银色的细链一圈圈从上至下绕着身子。然后又被绕回去。   “菲菲,吸气。腹部得有明显凹下去。小芳,你把那链子多绕几下,对,绞
紧!!”阿玲边拍边兼职临时指挥。   “吸……吸……啊!!……”“太紧了呀……我……透不过气了”菲菲痛苦
的扭动着。对于行刑手小芳来说。在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情况下全部无视。   “真的很难受!!”眼泪汪汪的菲菲在那里轻轻摇动头部,长长的秀发在捆
扎的严严实实的身后跳来跳去。   咔哒,咔哒,这是小芳在用小锁锁住锁链交叉部位的声音,抱着多锁几把好
看的念头,几乎每个锁链交叉的地方都被她挂上一把银光闪闪的小锁。腰上那4 ,
5 圈铁链更是有接近6 把锁交叉扣死,深深陷入的腹腔比腰围起码小了5 公分。   “最后,啊~ ”小芳让菲菲张大嘴,和以前那样想把毛巾塞进去堵口。   “等……等等……呼……已经喘不上气了,要是再堵毛巾会呼吸不畅的呀…
…呼……”菲菲扭着身子抗议。全身哗啦啦的一阵锁链撞铁锁的声音。   “可是人家要求堵嘴唉~ 乖乖认命吧。”阿玲示意继续。   小芳这时候当然全部听阿玲的。看见菲菲不配合的闭着嘴,她调皮的捏住那
小巧的鼻子。   “唔……哈……哈……不……呜……呜呜”菲菲憋不住只能张开一条小缝,
小芳用力把毛巾塞进去,菲菲的口腔越填越大,拼命摇头也躲不过,最后大半条
毛巾全部塞进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悲鸣。最后再用条丝巾把眼睛蒙上。   “over,这些都算花絮,下面开始正戏,那个小芳,换上那身黑色皮衣还有
头套。你得作为魔女登场做下一步的动作。”
(2)   在小芳换衣服的时间里,阿玲抱着菲菲躺倒到毯子上,然后继续忙活相机摄
影机的调试去。   平躺着的菲菲开始觉察出浑身的不适。拘束的关节开始火辣辣的发痛,高吊
的手腕更是让肩关节酸的要命。那些勒成藕段的肉肉随着时间过去充血发麻。特
别是大腿上,麻酥酥的像是被电到一样。头朝后仰着放不平身体,被撑大的口腔
和凸出的喉咙似乎对吞咽产生更多的要求,可是绳子的围脖根本让每次吞咽都变
成一次勾起恶心的过程。3 重拘束绞紧的胸腔,腹腔还有颈部,因为吸入空气不
够,使得呼吸节奏变的频繁,一次次浅浅的呼吸让心情变得焦躁起来。而眼睛被
蒙住更让她有无助彷徨的恐惧感。   实际上,这次“多重”的拘束加上“倒吊”,菲菲哪个都没有尝试过。全新
的拘束方式全部是人们的假设和猜想,理论上可行的完美状态。当时看到那些图
画,在阿玲说的天花乱坠下,完全没仔细考虑,看到高额的片酬没多想就签字同
意了,上面可没写危险状况啊。菲菲坚持下去的信心开始动摇。   挤凸出的胸部变得奇痒无比,和前几次拍摄一样,每每当自己被绑的不能动
弹的时候,这种奇妙的感觉就会出现,浑身犹如过电一样一阵阵的发麻。有节奏
的呼吸引得锁链摩擦声咔咔响起,就象在给自己打节拍一样。轻轻扭动胸部和腰
部,那钟麻麻的感觉让菲菲觉得很舒服。闭上眼,她开始想象着有个男人在不断
抚摸自己的大腿。小蛮腰。痒痒的。这感觉不断上升,噫,脖子那里也有人在摸。
一点点……似乎开始抚摸胸部了,被堵在胸罩里的两个肉弹不断颤抖着……然后
两个小荷尖尖。   “呜~ ”乳尖好像被人弹了下。顿时一股暖流袭击到下体。全身颤动着左右
翻滚,被绑的非常严密的身体根本翻不过身来。一身锁链哗哗作响。伴着一丝恼
怒和一丝羞怯,菲菲感到绝顶的快乐。很快的,内裤那里传来凉凉的湿意。   “呼哧……呼哧……”呼吸突然觉得不够用,鼻翼卖力的不断扇合。可起起
落落的腹部除了引起链条哗哗的作响,完全呼吸不够所需要的氧气。这也算剧烈
运动之后罢。要被闷死了……这关键时刻,嘴里的毛巾被人抽走。同时蒙着的丝
巾也被拿开了。   “哈……哈”菲菲用力的张大嘴呼吸着。尽管还是不能深呼吸,但是口腔的
半径总比鼻腔大多了。   “还是我聪明。先测试了下你呼吸的顺畅度。不然一会真的危险~ ”“哈…
…阿玲。谢谢。差点没憋死我。哈……就跟你说这样的捆法不可以塞嘴嘛。”缓
过气来的菲菲一脸楚楚可怜的看着阿玲。同时注意到小芳已经换好衣服站在边上。
手里拿着的是?皮质圆孔开口器。   “还是要猿轡啊~”菲菲绝望的叹口气……   带着塞子的开口器遮住鼻子以下美丽的脸庞。然后在后脑扣紧。   “啊……啊~ ”戴着这个东西其实一点不好受的。嘴巴长时间张开肌肉会很
酸。开口器唯一的好处就是舌头可以多活动活动。全身多了样活物。在痛苦时可
以分散注意力。等等……想到件事情。   “啊……力……嘎嘎……你……踢我……路金……?”(阿玲,刚刚是你弹
我乳尖的?)   “啊?什么?……哈,你看这毛巾,上面口水好多哦。菲菲你还真的水很多
呢”阿玲明显在装傻。而且在菲菲没反应过来之前,迅速的把口塞给拧了上去。   “呜呜……呜呜呜……”   “带上丝巾。好了。我们要准备开拍了。其他事晚上收工再说,我们都弄2
个多小时了。得加紧。这里晚上没电的。小芳,一会看到菲菲摇头呢,就打开塞
子来让她喘一会。拍的时候呢,就塞上那个塞子,”“知道了,阿姐”小芳其实
还是有点迷糊。菲菲什么时候的摇头算是演戏,什么时候是真的示意呢?不过淳
朴的她一眨眼就想通了。打开与否阿姐都会告诉自己的。不用多操心。   阿玲点了点头,示意拍摄开始了。   “噢哈哈哈哈,小爱?还魔法美少女呢,怎么沦落到这种样子喔!要不干脆
再把你吊起来,享受绝望的滋味吧……噢哈哈哈哈!”   穿着黑色皮衣像是邪恶女王的小芳故意抬起菲菲的双腿。想把她倒着提起来。
当然马上被小爱绑着的双脚揣出去。   “哼,不信制不了你”女王很生气的拉下早准备好的吊钩。那是被固定在天
花板铁管上的。   小爱不断挣扎着想反抗,可惜被绑住的身子毫无还手能力,吊钩勾住小爱胸
口拘束具的铁圈,随着女王手里的链条咔啦咔啦的下拉。整个人被慢慢向上提起
来。   “呜呜……唔~ ”仰着头,蒙着眼,堵着嘴的小爱发出不甘的叫声。   “哼哼,竟然高兴到浑身发抖了呀!还不止这些哦!!”   躺着的小爱从胸部开始向上升,头部先离开地面,然后是屁股,大腿,最后
只有脚尖勉强踮起在地上。   女王一手拉着吊索,一手推搡着小爱。使她保持脚尖踮地的姿势被绳子拖拽
到铁管正下方。那是一个大大的浴缸。   “呜呜……呜呜呜呜”小爱的挣扎在这一路上突然变得激烈起来。女王朝镜
头看了眼。蹲下身子,抬起小爱棍子般的双腿。越过浴缸的边缘放进去。这样小
爱就正正的挂在吊勾下了。   “CUT !小芳,把塞子打开……”“哈……呼……哈……呼……弄死……哈”
菲菲一口气没喘上来。喉咙吞咽不已……至于有没有效果,不知道。绳子做的围
脖一直在起伏不停。   “阿……力……不拍。哈……受不了嘎……”口齿不清的语句还断断续续的。   “都快到最关键的部分了。菲菲你坚持下嘛。刚才全身重量都在胸部,肯定
难受的,一会用抬起脚就好啦。”“你试试……呼呼……主要是气都喘不上来嘎。
身体已经麻的没感觉,比上两次加起来还难受。”被稍稍放下来的菲菲喘过了气。
总算可以讲话连贯点。   “过了这段就差不多结束了。不然我们刚才那几小时全浪费掉。而且人家还
指望早点交货呢,加油。”“呼呼……哈,我不行了。太难受了啦。”   整个人胸部被吊的高高的挂在墙边,头无力的垂向地面(当然也是绳子勒的),
双脚脚尖十分勉强的踮着冰冷的陶瓷浴缸底部。的确挺折磨人的。   小芳还在继续下面的事情。另外一个垂下的吊钩挂到菲菲脚腕绳索上,同时
从膝盖,大腿多个绳圈上也引出几道绳子到吊钩,用来分散拉力。   “好了。继续吧。再做个倒吊的动作就结束了。再痛苦也就一会会了,啊…
…听话”阿玲托着菲菲头部,感受到她喘气均匀了。不由分说的再次把口塞塞上
去。   “继续。开拍”“呜呜……”菲菲的呻吟被忽视,另外一边的吊钩也被拉起
来。脚尖离地的瞬间。菲菲整个人离开了地面,由于重心还在腿上,身子不由得
向双腿方向重重的荡起来。   “喔喔……”菲菲一下子魂飞魄散。腰部扭曲,双腿拼命向腹部蜷起。这种
突然之间失重的感觉太刺激,不下于任何一次蹦极的。可是双腿绑的结结实实的
根本蜷不起来。而腰部缠满了锁链,扭曲的结果反而让链子夹到肉,浑身的挣扎
换来的可是实实在在的痛苦。摇晃着的身子让菲菲沉浸在恐惧与害怕中。   “阿姐?”小芳看着镜头,小声用手示意。   “没事。菲菲的演技相当出色,这时候还不忘煽情的挣扎呢。”阿玲知道这
是关键阶段。不能让任何人分心。所以故意轻描淡写的说。   脚上的吊钩被继续拉高,小芳稍稍调整几根分力的绳子长度。然后一直把双
腿拉到高过胸部的位置。这个时候,菲菲整个人就像个V 字型一样在两个吊环间
晃荡。不断的挣扎使得这个晃动反而剧烈起来。当然她自己是不知道的。急促的
喘息和呻吟让整个过程充满邪恶的韵味。还真幕精彩的演出。   女王把最后两根绳索系到小爱腰部和胸部。控制好长度,然后反向放下胸部
的吊钩。仰天长笑。   “噢呵呵呵呵,小爱,你就尝尝倒吊的滋味吧。”于是乎,小爱整个人头下
脚上的被吊到离地1 米的地方。长长的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那已经在哭泣的脸。   出乎预料的痛苦让菲菲强烈的感到后悔。   从开始的捆绑到现在,一刻都没有放松对自己身体的束缚,倒剪的双臂颈部
酸的难以忍受,而捆紧的手臂和双腿因为血流不畅已经变成刺痛,说不定手腕脚
腕上已经有了紫痕。胸部的拘束最多,除了那还在颤动的双峰菲菲感觉不到任何
器官的存在。胸腹部几乎所有的地方都觉得紧绷,不管是皮带,绳索,锁链,都
已经识别不出来,唯一能让菲菲察觉到的,只有自己急速而频繁的呼吸。协议之
外的猿轡和蒙眼,让她百倍的体验到呼吸困难和痛苦的滋味。而此刻,入戏的摄
影师阿玲肯定不会关心自己,小芳又是懵懵懂懂。自己嘶哑的反抗声,努力扭动
引起的哗啦哗啦的锁链碰撞声,还有喘息声都被当成演技。根本没人注意到自己
的苦难。就象个被严刑拷问后的囚徒,无人问津。   凄美的拍摄继续着,阿玲注意到主角已经很累了,那颗颗暴起的汗珠在体表
汇聚,身体上亮晶晶的如同抹油一般。全身的扭曲也没有开始激烈,一颤一颤的
肌肉跳动都是血液供应不足引起的反射。伴随着吊钩的晃动,整个人象死了一样
做钟摆运动。看来拍摄得加快了。   下一个场景。女王拿来1 根两端带铁球的皮带。轻轻在小爱脸上摩擦,让她
感受铁球的冰冷而绝望。   “我要把最后的死亡之球扣死在你脖子上,这样你即使想弯腰解开脚上的绳
索,也不可能了,因为这两颗铁球会活活勒死你,啊哈哈哈哈。”   皮带绕着已经无声息的小爱脖子缠上好几圈,剧本里面原来是两个铁球都悬
空在脖子下方,这样小爱脱身的时候必须先转着圈晃脑袋摇掉这两个铁球。小芳
看菲菲已经没什么力气了,自做主张的把其中一个铁球穿过她裆部垂到背后。这
样只剩下一个铁球拽着皮带勒在脖子上,菲菲不需要花很大力气就可以转下来。
阿玲在镜头后面竖起大拇指。当然主要的意思不是作用如何,而是拍摄陷入内裤
的皮带特写会吸引更多眼球。   “呜呜……呜呜呜呜”觉察到裆部异样的小爱拼命扭腰抗拒,可是随着身子
的扭动这个背后的铁球在身后不断敲击着腰部的锁链,对敏感部位的刺激因为些
许拉拽显得更加强烈了。同时脖子上的铁球因为皮带卡到下巴上。竟然可以带动
头部随着重力摆动。这真是意外的道具产生的意外的收获。   对着镜头的阿玲吞了口唾沫,“连我都有点把持不住。这片子应该会大卖吧。”
“好了,菲菲,小芳。再2 分钟我们准备卸装。最后一个场景,脱出的小爱。今
天的任务就快结束了。”低头看了下表:2008年5 月12号,下午2 时28分。
(3)   阿玲突然觉得镜头里的菲菲晃起来。一抬头。自己也不由自主的东倒西歪,
最后跌倒在地上。   房屋的四周响起咔啦咔啦的碎裂声音,天花板开始掉下来,灰尘扬的满屋子
都是。   “地震啦。快跑……”小芳正摔倒在墙边,边惊恐的喊着边爬起来向外跑。   “呜呜……呜呜呜呜”几乎以60度斜角被摆动的菲菲同样紧张的叫喊着。只
是因为口塞的存在说不出话来,最后的约束——那根挂着铁球的皮带死死的吊在
脖子上,加大着摆动的幅度。也许她害怕更多的不是地震而是摇晃。   阿玲犹豫的看了眼菲菲的窘境。扭头跟上了小芳。   “啊啊啊!!!”门口的天花板突然一起塌了下来。大片瓦砾和细砂疯狂的
掉落下来。正跑到门口的小芳直接被水泥块砸中。而跟在后面的阿玲也埋进瓦砾
之中。   过去很久。震动停止了。一切回归平静。   这一带的房子基本都垮塌掉,到处散落着水泥块和砖块,原来这儿就属于拆
迁区没什么人,这么大的地震之后,更是静的飞鸟藏踪。我们的菲菲怎么样了呢?   非常幸运的还活着……哦,不对,可能还活着。   她被吊起的地点是浴缸上方的排水管,严格的说这里就是房子最牢固的卫生
间的位置。地震过后,这个角落竟然奇迹的没出现任何塌方和陷落。而悬空吊起
的菲菲,也很安全的没有收到石头击顶或者活埋的待遇。不过情况也不是很好就
是啦。   由于刚才的剧烈晃动,悬着铁球的皮带和菲菲的长发一团乱麻的缠在一起。
脖子上的皮带勒进去有5mm 的样子,气管和喉咙都被紧紧压迫住,呼吸不畅和勒
紧脖子使得菲菲一直在呕吐,开口器上的塞子却严严实实的把这些呕吐物塞在嘴
里吐不出来。只能在嘴唇边缘沿着皮具一滴滴的漏出来,倒灌到鼻腔的酸水使得
眼泪不要命的往外涌,如果加上咳嗽和恶心,菲菲现在想死的心都有。   “呜……呜……呜呜呜呜(阿玲)”哭声伴着虚弱的声音从嘴里传出来。   昏厥过去的菲菲醒过来,发觉还是不可以发出声音,而呼吸,尽管已经有点
习惯。依然还是那样的急促和困难。口腔因为长时间的撑大两侧肌肉发酸,而嘴
里苦涩的又想呕吐,她用力伸出舌头,想把塞子顶出来。可是舌尖的力量那比的
上螺纹。几次下来,舌头又酸又痛,引得又一次呕吐提前到来。   “呜……呕呕。”嘴里充满了呕吐物,不吐掉的话肯定会窒息的,菲菲不死
心的用舌头做圆周运动。“卟”的一声,塞子竟然被转了出去。   “吐,咳咳……呕呕……哈,呼呼,吐吐……”幸好盖子没有拧很紧,总算
可以透个气,好舒服。扭扭身子活动下。   “啪……啪……”身上的锁链还是会随着晃动作响。刚才昏倒之前好像听到
小芳喊叫的“是什么呢?地震?地震!!!!”   不可能,菲菲疯狂的扭动着身体,全身哗哗的震着响着,黑色的长发散乱的
飞舞,绳子勒进了手腕,膝盖和脚踝也被勒的毫无知觉,全身除了痛还是痛。一
身的汗水打湿了绳子,使得捆绑的感觉更加激烈。呕吐的气味和呼吸折腾的自己
快要疯掉,最可怕的,小芳和阿玲似乎都不在了,没有人救自己下来。倒吊久了,
头部充血的难受。感觉脸都肿起来了。而丝巾下的双眼,更是痛的要命。菲菲不
知道,其实倒吊会使眼球充血变的血红血红,时间久的话,七窍都可以渗出鲜血
来,这是极其危险的。   “小芳……阿玲……你们倒是回答我啊……”哭泣的眼泪把丝巾打湿,看不
到,也听不到。怎么折腾都没用,想靠自己脱身出去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晃动的头发把冰凉的液体打到了脸上,湿湿的感觉。   水?   一刹那菲菲静下来,仔细听……咝~ 咝~ ,全身的毛孔都吓得扩张开来。惊
人的消息迅速在脑子里滚动,然后总结出下面要命的结论:水管爆了!而且水还
慢慢的积蓄在这个浴缸里!!!已经上升到头发垂下的位置了。   “啊……不要啊……”不会是这样吧!会被倒吊着淹死在水里的。恐怖的念
头使得挣扎更加的激烈,叫喊也越发的声嘶力竭。   时间是无情的,水慢慢的从头发蔓延到额头,接下来是眼睛,鼻子。   已经吓傻掉的菲菲无意识的抬高自己的头颅,靠着腹部的力量脱出水面。整
个人像只虾米一样临空在水面上。可惜好景不长,坚持一会儿腹部就支持不住上
身的重量,头部又一次掉进水中。   咕嘟……咕嘟……咳咳……强烈溺水的感觉让身体又一次用力的弯曲出水面。   水已经漫过下巴,再也不能下去了。这时候的菲菲多想用塞子把嘴堵上,开
口器支持下的小嘴在水里根本合不拢,无形的水象找到下水道一样的往嘴里灌。
不会游泳的人掉在水里喝水也就是这个样子。   力气用尽了,身体落下;呛水了,身体又举起来。一次次“啪啪”的拍水声
在记录着菲菲徘徊到死亡的边缘的次数,几次喝水之后,她知道水位就保持在双
肩的位置。那应该是浴缸的边缘。多出来的水会漫出去。同时她也被迫学会些省
力技巧:下水的时候尽量不用力,憋着气一次掉下去,然后在水里慢慢用嘴吐气,
憋不住的时候再弯曲身体,靠腹部的力量浮出水面,吐出口里多余的水,然后做
吸气,准备下一次的水下运动。先前的挣扎耗费太多的力气,事实上菲菲已经很
难坚持多久。   哗啦~ 又一次浮出水面,脸上的水沿着脸庞滴落,侧过头尽量吐出口腔里的
水,可惜总有一小部分水被开口器的上沿挡在嘴里,只能喝掉,不然无法呼吸。   就快要死了!!   越来越清楚自己状况的菲菲泪流满面,丝巾早就被泪水和冷水透湿,眼睛不
可以睁开半点,不然就会被水刺痛。自己每次都很努力的在憋气,可是胸部腹部
还有颈部层层拘束总是让自己得不到太多,腹部的力量一次不如一次,那些缠绕
在腰间的锁链严重阻碍了腹部的伸缩,甚至几次喝水都喝不进去,有力使不上来,
更加令人绝望的是颈部那个铁球。像是男人的手一样掐着自己往水里按,而且变
得越来越强力。   也有不一样的感觉,那是另外一个铁球……伴随着一起一落,那根横跨在裆
部的皮带变成锯子一样不断滑过。肯定已经深深卡进阴部和屁股了吧。那里变成
全身唯一发热的地方。暖暖的让人聚不起力气。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流出来。
那是?恐惧的情绪加上短暂的放松使得菲菲失禁了。尿液从内裤蔓延开,跟随这
皮带,滑过腹部,滑过胸部,然后滴到脸上,脖子上。最后融入水里。下一次会
喝进嘴里吧。这些已经不是菲菲想的了,她现在全部精力和体力都集中在重复吸
气——吐气——喝水——吸气的过程。而整个空间里也只有“啪……啪……”的
打水声。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   结束了?不行,笔者可是happy ending的追求者。   浴缸不远的废墟里,一个虚弱的声音传出来:“语音拨号……傻瓜一号”
“嘟……嘟……喂,阿峰么?别急,让我说……”“我在城西1314号,拆迁的那
片地方,我……不行了。”   “离我不远有个叫菲菲的小妹,她还活着,我隐约看的到她挣扎的样子,快
去救她,对,响声很大,你很容易就可以找到的。答应我,先救她。”“别担心,
我不挂电话,我应该活不了了。现在都没有下半身的知觉。唔,你自己小心点,
可能有余震。只可惜我赞够了结婚的钱,却不能和你厮守一生。”“嗯,我等你
的。亲爱的。我爱你……”   2009年5 月12号。在拜祭亲人的墓地边,一身雪白的女子手捻白花站在墓前。
凝视良久。远处,一个男子遥遥的打着招呼,少女回身一笑,戴上墨镜快步走了
过去。   读者A :这就是结局??   读者B :滥尾啊滥尾!!   读者C :那个是那个啊,谁活着?谁死了?   读者D:谁告诉我没钥匙怎么解开铁链皮带的啊~   笔者:我不知道,天也不知道。也许……你知道。   写篇手枪文还真是累人……昨天花了一天写完今天几乎枪毙掉重新修改。写
完上网……发现智利8.8 级地震……以此文献祭。悼念那些不幸的人们。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奸魔与徐艳】 下一篇:【子夜(续写)】(12-19全)